都 市 女 子 ♡ 梨

Newtina,Twissy,职业追捧小姐姐

【Newtina】现代AU ——The Ending You Give Me【二】


真的不能再囤了(哭笑不得)
又八九千字……
我尽量写快点,1的超链接等我回家之后再贴,所以看不到上文的小伙伴只好劳烦你们点进我的主页自行寻找了
如果有人看的话x

——————————————————————————————

莉塔的话与纽特刚刚尽力掩藏的不悦蒂娜全都留意到了,只是她还没想通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与忒修斯从工作聊到生活,现在已经开始谈起个人喜好,而忒修斯常借不经意的小动作,或者话题转折来接近朝她方向靠近——很明显,他对自己有好感。

倘若有男人对你有意思,聊天过程中对方会尽可能掌控局势,把话题往你身上靠,一边了解一边夸赞你。被取悦的感觉谁都不会排斥,这种情况下,只要窗户纸别捅破,还是可以继续顺着聊。

“所以,蒂娜...我叫你蒂娜可以吗?不知道你是否单身?”忒修斯一口饮尽杯底那层伏特加后问道,他还是想确定一下内心的疑惑。

蒂娜心里咯噔一下:“一直忙着工作,就没往这方面多想。”

“我知道这边有个地方很清净,我们可以进一步聊些其他的,可以吗?”忒修斯提议道。

“现在有些晚了,我也没少喝,应该先回去了。”蒂娜对他的感觉还没有到好感之上,所以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对方的邀请,要是进一步发展的话,她真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那我送你吧,你喝太多了开车不方便。”忒修斯笑着回复道。

蒂娜连忙摇头:“你也喝了很多啊,我叫出租车就可以。”

忒修斯还是不肯放弃,“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那我们一起坐车,我先送你回去。”他脑海中忽然冒出“会不会表现的太急了?”的担忧声,仔细想想,的确有点急了。

最终还是逃不过要跟他一起离开的结局,蒂娜暗自叹了口气:“也好。”

春季的洛杉矶早晚温差很大,最低气温保持在零上十度到十三度之间,刚从室内出来的话多少都会不太适应这强烈的温差效应。出门没多久蒂娜就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寒颤,但体内燥热的酒精很快散发出了热量帮她抵御这低温的刺激。

眼尖的忒修斯见状连忙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到她身上,蒂娜愣了愣,本想告诉他自己并不冷,可对方已经抢先一步走到大街上东张西望地开始拦车。

上了出租车后两个人各坐在后座两侧,迟迟没有讲话。他们中间隔了大概半个人的距离,不过忒修斯的内心已经燥热不堪,。在这特定的时间段,人内心深处的欲望总会赤裸裸暴露在生理反应上,他干咽了下口水,想着聊点什么,至少得终结这漫长又煎熬的寂静。

不过这种想法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从下午到半夜就一直处于喧嚣中的蒂娜脑子都快炸了。此时空无一人的街道下亮着昏黄的灯光,如果这里足够安全的话她更想步行回酒店,吹吹冷风醒醒脑,散散自己这身难闻的烟酒气。

“你什么时候离开洛杉矶?”忒修斯忽然打破沉寂。

蒂娜转过头看向他,“不出意外的话,后天早上走。”

“不打算多留几天么?”忒修斯僵硬地微抬了抬手,这细小的动作恰好被车身的忽然摇晃所掩盖住。忒修斯连忙放下手,行动又回到了安全范围内。

幸好及时在紧要关头制止住了自己的鲁莽,他忍不住暗自窃喜。

“已经待了好几天了,再不回去恐怕这个月工资就要扣没了。”

忒休斯笑着耸耸肩,“哈哈,没关系,格雷夫斯敢扣你工资你就来我这儿干,肯定不会亏待你。”

“谢谢您,斯卡曼德先生。”

“叫我忒修斯就好。”忒修斯微微点点头。

“好……我到了。”车子已经顺着酒店门口的喷泉池拐到了大厅门口。

“衣服!”蒂娜连忙把身上披着的衣服脱下来递给对方。

“对了,合作的事,我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下你们公司实力,回去跟格雷夫斯说一声。”忒修斯忽然一改幽默语气,严肃地看着蒂娜。

“您放心。”蒂娜认真的点点头,忒修斯这才抬手收回衣服。

“那我先走了。”蒂娜随即开门下车。

忒修斯点点头道,“早点休息,蒂娜。”

“您也是。”蒂娜也跟着点点头。

刚上酒点楼层拐进走廊,蒂娜还没走到自己房间就在隔壁门口听到和昨天一样大的做爱声。看来今晚又要伴着嘈杂的音乐入睡了。

进了房间后她像个急于甩掉一切束缚的猫,连忙甩掉脚下的高跟鞋,走到床边并向后一仰,无力地瘫躺在床上。

夜真不能多熬。

忽然她感觉到钱包震动了一下,蒂娜摸索到钱包后掏出手机,原来是奎妮发来了自家窗外的夜景图。

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么呢,太久没喝到妹妹亲手做的热可可还真有点怀念,还是家好。

翻动手机讯息时蒂娜发现早在几个小时前纽特也发来了消息:“抱歉蒂娜,我今天失态了,不过并不是刻意针对谁,能再次见到你真的非常幸运,那么愿你今晚玩的开心。”

原来他真的生气了,蒂娜忍不住笑了笑,随即翻个身趴在床上按动起手机屏幕:“抱歉我才看到你消息,我已经回酒店了,如果现在你已经睡了的话,那就祝你做个好梦。”蒂娜回复道。

没过几秒,手机上“叮”的一声迅速出现了一条新的未读消息:“我还没睡!你安全回来就好,那……早点休息。”

“谢谢你的挂念,不过现在......同昨天一样……你知道的,隔壁真的是....”蒂娜在句子最后加了个哭笑的表情结束并发送过去。

“所以你今晚也要放音乐睡嘛?”纽特的消息最后也放了个哭笑表情。

“哈哈,你真懂我。”

“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其实我很担心什么时候会再见到你,明天我就回纽约了。”

“你在纽约工作?”蒂娜惊讶的对着屏幕眨巴眨巴眼睛,这真是太巧了。

“在纽约参加了一个研究项目,所以暂住在那。难道...你也在纽约?”

“可能真的就这么巧。”蒂娜又在句末放了个星星的符号。

“那真的太好了,回去的话我可以约你出来嘛?”

“当然可以,只要不是工作时间就好。”蒂娜忍不住笑了笑,明明自己对着的是冰冷的手机屏幕,却觉得回消息的人真是可爱。

“我一定挑空闲时间找你,我可以安心睡了,晚安。”

“晚安。”蒂娜回复道,难不成他这么久不睡觉是因为他一直挂念着自己?

纽特在登机前临时决定到迪奥的服装店里买顶帽子送给蒂娜。相比流行款visor,他选的那顶米色宽檐的编制帽更轻便遮阳不说,还属于百搭品,再适合她不过了。

离登机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左右,买完东西后一时也不知道去哪,他只好找倒对应检票口后的长椅前坐下。

远处的忒修斯一眼就看到了弟弟,不过忒休斯并没有忙着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他腿上还印着迪奥的礼盒倒是更值得猜测一番这是送给谁的。

"纽特?真巧。 "忒修斯拽着行李箱走过去,同时暗自猜测这礼物肯定是送给某个女性朋友的。

"忒修斯?你怎么也来了?"纽特下意识用手遮了遮手上的礼盒,下一秒他就觉得这个反应真是和做贼心虚没什么区别。

"去纽约谈点公事。我想我们可能要坐一趟航班了。"

真的不是为了看蒂娜么?纽特微微低头,同时心中非常不满地快速撅撅嘴,真巧。"那你,打算待几天?"

"可能三四天把,要看工作进展的顺不顺利。"

"挺好的。"

"你的礼物,是给女朋友买的?"

"我没有女朋友。"纽特连忙辩解道,了话刚从口出就后悔了,他知道哥哥想的"女朋友"是谁,可这么一说不就承认他们之间八字连一撇都没有么。

"那就是某个重要的女性朋友?"忒修斯还不放弃地进一步打探道。

"那个……要登机了,我先去排队。"纽特迅速拿起礼盒和行李朝登机口走去。

以忒修斯的身份地都是在vip通道出入坐头等舱,这样也好,省得他们在飞机上离得太近,否则免不了被再次盘问。

订婚派对第二天下午蒂娜收到格雷夫斯的紧急消息后立即订了最快一班飞机回了纽约。她喜欢因工作奔波忙碌的感觉,这可以赋予她神圣的使命感。第二天蒂娜按时回去上了班,可回到公司后也不知道是不气自己离开太久,错过了什么重要事情,总感觉自己待了四年的环境在短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变化。

“蒂娜,好久不见啊,洛杉矶好玩吗?”一位女同事不知从哪突然窜了出来。

“好久不见,洛杉矶…还不错,就是下午太晒了点。”蒂娜笑了笑,以前他们也不是很熟络,怎么忽然跟他打起招呼了?

“你见到好莱坞明星了嘛?前阵子看狗仔在洛杉矶拍到裘德洛了,你见到他了吗?”另一位女同事见机也连忙凑过来问道。

“裘德洛?”裘德洛长什么样?“好像,没有吧。”紧张和不安感忽然袭来,蒂娜下意识抱紧手里的公文包。

“那你总见到格雷夫斯的未婚夫了吧?他长什么样?说真的这么多年我都没看出来他竟然是基佬。”

“还挺好的。”太阳穴逐渐开始有些胀痛,难道他们已经不打算走了么?

“你真幸运,格雷夫斯竟然邀请你去参加订婚典礼,据说这次去的都是商界老总,你认识了几个没?”

“哦对,我记得格林德沃好像是英国人,那典礼上有很多英国帅哥吧?OMG我爱死伦敦口音了!”

可是他们干嘛要跟自己说这个,难道他们是想让自己帮他们介绍几个伦敦帅哥?

“蒂娜,过来。”格雷夫斯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喊道。

两个女同事识趣的离开,终于这个世界再次迎来了清净。蒂娜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随即快步朝格雷夫斯的办公室走去。

“格雷夫斯先生,您....找我?”蒂娜握着门把手,犹豫着到底待在哪里比较好。

“进来。”格雷夫斯顺着办公桌转了一圈回到自己的老板椅前坐下,同时双手合十看向她,这象征着他正在思考某些事情,“状态怎么样?”

“挺好的,谢谢您。”被这么一问她才发现对他的感觉真的淡了很多。

“那就回去工作吧。”

蒂娜惊讶的看向格雷夫斯:"那您说的紧急任务?"

“先工作。”格雷夫斯摇摇头,蒂娜愣愣几秒后才点了点头,“那...我先去工作了。”

格雷夫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忒修斯,你喜欢他么?"

其实她早就怀疑是不是格雷夫斯故意安排的,没想到他竟然毫不掩饰地问自己:"……不是很清楚。"

格雷夫斯轻轻晃了晃头:"那纽特呢?"

“格雷夫斯先生,我们还没有....”

话说到一半忽然大脑像短路了似的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回答才好,而格雷夫斯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也猜到你是不会喜欢他的,慢慢来?。”

不会喜欢?他为什么那么确定?还有什么叫慢慢来?

"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

午休的时候纽特把蒂娜的电话打进来了——

"喂?蒂娜,没打扰你吧?"

蒂娜忍不住翘起嘴角,随即放下手里的餐具并望向玻璃窗:"没有,你回来了?"

"恩。"纽特漫步到窗台前,听到真人声的感觉可比对着屏幕脑补好多了,"蒂娜……我想,今晚可不可以约你出来?"

"不好意思,今晚我答应我妹妹回家吃的。"

电话另一头默不作声,蒂娜忽然有些过意不去。忽然格雷夫斯出现在玻璃窗外并在蒂娜的注视下走进了这家餐厅。真是奇怪,平日他都会去公司旁边的高档餐厅吃的,怎么今天会来胡同里的小餐厅呢?

"要不你也来吧,奎妮也请了她朋友。"蒂娜脱口而出,此时格雷夫斯已经走到她身边,格雷夫斯瞄了她一眼后便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

"好!"纽特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一定准时到。”

"我一会儿发给你地址。"蒂娜垂眸笑了笑,随后撤掉电话并抬头看向格雷夫斯。蒂娜刚想问句好,却被对方抢占先机问道"晚上有约?"格雷夫斯抬手示意前台点餐。

"是和奎妮约好回家吃饭。"蒂娜连忙解释道,"您怎么来这儿了?"

"换换口味。"格雷夫斯拿到菜单后皱了皱眉,虽说这家餐厅门脸不大,可菜谱倒是厚德快赶上一本短篇小说了:"算了,跟她一样吧。"把菜谱还给服务生后格雷夫斯又把目光转移到蒂娜身上:"跟你谈谈忒修斯的事。"

手上切割的力量一下子没有把握住,刀尖在盘子上划出“吱嘎”的一声刺耳杂音,“我们只是朋友。”蒂娜连忙辩解道。

"他要来这边参观公司内部环境。"格雷夫斯挑挑眉。“想叮嘱你一声把消息传达给下面,叫他们做好准备。”

“好...您放心。”蒂娜默默把视线转移到餐桌上,刚刚的解释真是自讨没趣。

"不过他这人挺好的。"格雷夫斯又冲过来倒酒的服务生点点头以示感谢后,抬起酒杯晃了晃,小呡一口。

“嗯...”蒂娜轻声附和道。

格雷夫斯停顿了一下,待咽下口中的酒水后又平静地把酒杯回原来的位置"你喜欢他?"

"不是,"蒂娜连忙回复道,可这没有经过审思的回答令她觉得十分别扭"我很尊敬他。"

“有机会就去抓紧,小心后悔。”

“恩。”

“我亲爱的姐姐,这么重大的消息你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可有点伤心了。”奎妮单手支着下巴,脸上的好奇和激动并没体现出她哪里难过。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蒂娜无奈地叹口气,继续轻轻搅动着浓汤。

“你喜欢纽特还是忒修斯?”奎妮直接了当的询问让蒂娜一时语塞,随即迎来了预料之中的沉默。

“但是你请了纽特来——”奎妮故意强调了纽特的名字,同时打开烤箱把烤好的派拿出来放到餐桌上后又连忙跑到蒂娜身边。蒂娜拿起汤勺轻轻舀了一点并缓缓移到她面前给她尝,“Umm...还不错?”

蒂娜也跟着尝了一小口,香浓的海鲜配上甜甜的奶油芝士味在触碰到她舌尖的一瞬间迅速扩散蔓延:“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待汤的表层开始冒起泡泡时奎妮立刻关掉火,连忙打开橱柜拿出汤碗盛汤。

“或许是你还没意识到,蒂尼。”

蒂娜把海鲜浓汤放到桌子上后又无奈地叹口气,或许是这样吧,毕竟她和他接触的时间加一起还不超过24小时呢。

门铃忽然响起,奎妮连忙眼神示意蒂娜去开门,她正忙着往蔬菜里倒沙拉酱。

蒂娜摘下围裙后连忙走到门口开门,门外正是纽特和雅各布。

“嘿,蒂娜。”雅各布笑着打了声招呼,而旁边的纽特则是专注把目光聚集在蒂娜脸上,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蒂娜,晚上好,总听奎妮提起你。”

蒂娜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后退一步把门彻底打开示意他们进来。

“亲爱的,你来的真及时。”奎妮小跑过来直扑向雅各布,在两人拥吻时蒂娜和纽特只好连忙垂眸回避。

“这位就是斯卡曼德先生吧?”

“你好,叫我纽特就好。”纽特冲她打了声招呼,本来想和她握手来着,但刚想伸手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了个礼盒。“这是送给你的,希望你能喜欢。”

“谢谢。”蒂娜连忙收下,奎妮好奇地凑了过去,同时一直眼神意他赶紧拆开看看。

雅各布尴尬地拍了拍手里的红酒瓶,“抱歉亲爱的,我只带了酒。”

“不不不,你来了我就特别开心了。”奎妮笑着捧着雅各布的脸,亲了亲表示安慰。

拆开上面的粉色蝴蝶结后,映入眼帘的是黑色包装纸里的白色礼盒,上面的黑色的“Dior”logo十分抢眼。拆包装纸后来他下后托着盒子底打开,里面是个帽子。

“觉得很适合你。”纽特不好意思地垂眸笑笑。

“我很喜欢。”

饭桌上,奎妮一直在提她有多幸运,上烘焙课时被分到和雅各布一组,才有机会跟他的关系更进一步。雅各布十分享受她能把彼此之间的经历描述得宛如小说故事里那样经典浪漫,更幸运的是他竟然当上了男主角。

沉默听故事的俩人其实一直会不小心撞到眼神,也并没有闪躲的意思,甚至有时候还会相视一笑。"蒂尼,你又是怎么认识的纽特呢?"过了一会儿,奎妮朝姐姐使了个眼色。

"海边。"蒂娜下意识看向纽特,意外地捕捉到了对方微微翘动的嘴角。

"woow,浪漫极了。"雅各布不禁托腮感叹道,"纽特,你是做什么的?"

"海洋生物学家。"

"哦!"奎妮故意加大惊讶的音量:"蒂娜对海洋生物特别感兴趣。"

纽特忍不住抬头看了眼蒂娜,后者匆忙把视线移开,像个被发现秘密的小女孩般涨红了脸。

"我也是!"雅各布跟着激动的点点头,我特别喜欢小丑鱼,不是因为《海底总动员》……我是说,它的色泽,还有成群活动的感觉真的壮观极了!那部电影也非常可爱了,真没想到那么小的鱼类生命力那么顽强。

"哦亲爱的,你比它还要可爱。"奎妮宠溺地望着对方,学他托腮的样子哄道。

"事实上……"纽特一说起这句话时,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纽特身上,这令他还有点不太适应,"它们有时候可以根据生活环境变化而改变生理机制,所以每一只小丑鱼都有生育的能力。"

"真的?"蒂娜有些不敢相信。

余光捕捉到对方的身影后纽特又点点头。

他们之间腼腆又高频率的暗示性让整个客厅充满了暧昧与焦躁,双方都期待彼此能提起什么,尤其纽特更想找个机会见缝插针,给下次见面埋下伏笔,可却始终没有鼓足勇气。

寂静的深夜倘若忽然被铃声吵醒,十有八九是需要进行一场与黑夜的博弈。

"斯卡曼德先生,你还好吗?"一辆出租车快速停到马路边。

蒂娜原本以为电话里忒修斯是在夸张言辞,但当她到来时,记忆中的英国绅士佝偻着背部双手紧紧环抱着,他被抢得连鞋子西装都被扒了个精光。

"这么晚还折腾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忒修斯快速用手掌贴着单薄的衬衫上摩擦几下,给皮肤提供点温度,不过在这般模样出现在女士面前实在是有失颜面了。

"上车吧。"蒂娜打开出租车的另一面门,示意他过来。

出租车司机不时向后瞄的行为正好撞见忒修斯努力掩饰的羞愧与愤怒。为了保全对方面子,蒂娜选择闭口不言。回到家中后蒂娜主动让出自己的房间给他,可由于家中没有男士衣服,她只好让他再多住一晚,第二天帮他去商场买几件换洗的衣服穿再走。

打开奎妮房间的门时她的床头灯还亮着,而奎妮坐在床上抱着抱枕,像期待睡前故事的小姑娘一样让蒂娜十分无奈:"我要睡了。"蒂娜知道她一定会问很多问题,于是只好先下手为强找个借口躲进被子里。

"关灯。"蒂娜故意侧身背对着奎妮说道。

暖黄色的光线消失在房间里,奎妮只好默不作声地躺下。

"蒂尼……我知道你还没睡。"几分钟后奎妮轻柔的声音房间里扩散着。

她的确没睡,被这么折腾一趟需要一定时间来重头培养睡意,况且家中还有一位客户,她更是睡不着。"你不觉得很奇怪么?他有酒店朋友,还有一个弟弟在纽约,为什么偏偏选择联系你?"

是啊,他在这边有朋友有亲人,可为什么要选择联系自己呢?

"要是不想与他牵扯太多,明天就帮他联系英国大使馆吧,晚安。"

第二天戈恩斯坦恩姐妹早早就起了床。蒂娜房间一直紧关着,估计忒修斯还没有起来。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他现在连一件得体的衣服都没有,等下午她请假回来给他把衣服带回来再叫他吧。

"斯卡曼德先生,"临走前蒂娜轻敲了敲房间门,"我和奎妮准备上班了,我下午三点会回来,给你带几件衣服。"

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那……我先走了。"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随着关门声逐渐消失后,忒修斯才敢把房间门拉开条缝。他还穿着昨天的衬衫短裤,不过屋子里也没人,自然也少了尴尬与束缚。

桌上的早餐是煎蛋和牛油果玉米沙拉,好像上面还浇了一层带有黄桃果粒的酸奶,旁边配了杯正冒着热气的热可可。

这盘早餐虽不是他最爱吃的食物,可看到它仿佛就能想象出她做早餐的忙碌身影,说不定连这摆盘也花了她不少心思,还不是对自己有意思。

两室一厅外加一个阳台,在他眼中并不算大,家居配色和摆放都以蒂芙尼蓝和白色为主,干净简洁又透着一丝少女气息,还挺有品味。不过蒂娜的房间倒是出乎意料的简洁干净,但这也很符合她简单的性格。

忒修斯端着早餐绕过了餐桌来到了客厅沙发前坐下。打开遥控器收看早间新闻时,不小心踩到的粉色丝带差点让他打滑摔倒。他坐下准备把丝带塞进茶几下,却发现这个丝带其实是来自于一个已经解开了的礼盒,而这个礼盒就是昨天在机场上纽特端正地放在双腿上的那个。

他们又见面了?被好奇心驱使下,忒修斯把礼盒拿出来并打开,里面是一顶米色宽檐编织遮阳帽。这家伙倒挺会送女人礼物的,忒修斯冷哼一声,随即又包好塞了回去。

盘中丰盛的食物配色再美面相再诱人,他也勾不起任何食欲。如果不对自己有其他意图,那么为什么在他联系她后她不把自己送到宾馆,而是自己家里?他之前已经把好感度表现的这么明显,她也没表示过拒绝,而另一边还勾搭着自己弟弟,这难道不是脚踏两条船?

看来看人还需自己了解,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永远都是片面的。

蒂娜在中午紧急把纽特叫了出来,而当对方听到哥哥被抢劫后第一时间联系到的是她,不禁怀疑这会不会是什么勾引女孩的新套路,否则他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或者给英国大使馆打电话寻求帮助也可以啊。以他的身份地位,大使馆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到并援助他的。

"纽特,我希望你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他说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放心,我不会让他为难你的。"毕竟他现在是她的客户,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他非常理解。

资本家真是狡猾又奸诈。

纽特非常清楚忒修斯喜欢穿哪个牌子的衣服,不过他并不能带她去那家店,一是价格不菲,他很心疼蒂娜的资金,倘若选的衣服太符合他的口味,他肯定会怀疑蒂娜是不是请了外援,于是他们找了一家价钱适中款式又比较多的二三线品牌,买了几件休闲的T恤和Polo衫。

"真没想到你想得这么周到。"听到他选择衣服的原因后,蒂娜不禁感到惊讶,原来他竟然这么注意细节。

"没有,我只是很了解他而已……也不算很了解,但他的套路我多少都知道一些。"纽特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不过还得谢谢他,这么快又见到你了。"

被对方这么一说,蒂娜暗藏的欣喜瞬间被放大N倍,以至于她感觉到脸颊处正随着心跳而不断加温。

纽特微低头的角度恰好正对着蒂娜明亮的双眼,此时她的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透着红晕,带着生理躁动的感性思维正拼命蹿升想要埋没掉拼命守住底线的理性。

亲她!这个时机再好不过了!

"268美金,刷卡还是现金?"旁边的服务生不耐烦的再次提高音量叫道。

蒂娜慌张地转过头,服务员看到他们慌张地看着自己,一脸疑惑地摊了摊手,再不交钱她可要骂人了。

"现金!"蒂娜猛然反应过来,连忙低头快速从包里翻出钱包付钱。

出了商店后俩人不约而同地长舒了一口气,或许是他们的呼声太大,导致对方都注意到了彼此的情绪。

他真可爱,蒂娜强忍住笑意,并把视线转移到街道两侧。

"下午还上班吗?我送你回公司?"纽特平复好脸上的喜悦后问道。

"我下午请了假,得回家了。"蒂娜轻轻提了提手上的购物袋又无奈地珉了下嘴。

二人之间再次迎来几秒的沉默。

"那我送你回家吧。"纽特提议道,"我只是比较担心你。"

蒂娜默默地垂眸看着人行道的边缘,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答应。

"我把你送到楼下,不上去。"

"你说的?"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8)
©都 市 女 子 ♡ 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