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洗个梨

迫切想看FB2和13th DoctorԾ‸Ծ

【Newtina】现代AU ——The Ending You Give Me

Umm....写的有点多,但愿我没ooc

有什么想说的想聊的想给的建议欢迎评论啊!

———————————————————————————————

“一份芝士龙虾,再配一份番茄牛肉意面,谢谢。”

 

“诶,再来一杯…就要今天主推的红酒吧,谢谢。”

 

离晚饭点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左右,纽特选择这个时间吃饭完全是因为他忙了一整天滴水未沾,已经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

 

清净的餐厅氛围不远处就是蔚蓝的大海,这惬意的环境享受一顿美食真是忙了一天后最有价值的回报。海洋总能给予他很多灵感,情感方面的总是浪漫又遥远得不着边际,而有些则是关于人性更深层次的内省深思,也正因如此,他对地球上这片蓝色的未知领域爱的深沉,所以才会去海洋生物研究所做研究员,这次来洛杉矶是专门来听学术讲座的。

 

斜对面靠窗的那位女士看上去很眼熟,但具体在哪里见过他还是想不起来。不过她的侧脸在中长短发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精致,视线一直盯在窗外,脸上没有过多表情,像个漫不经心又饱藏心事的少女。从她坐下来的高度来看应该很高,阳光从侧面打过来进一步凸显了她的骨感美,有漂亮锁骨的女人和吊带裙真是绝配。

 

直到对方已经发觉有人盯着自己并转过头发现了视线源头时,纽特猛然意识到这么盯着一位女士看还被发现了真是件尴尬又没礼貌的事情。到底在哪见过不再是重点,现在自己在对方心里肯定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忽然间,逃离的想法又占据上风——刚才真应该选择靠海那排的双人座的。

 

就算没有往那边看,蒂娜的余光也在第一时间就捕捉到旁边一直注视自己的男士了。但她现在的情绪就像天上飘游着的阴云,厚重又压抑,没有心情关注其他人。

 

服务生端盘子的身影逐渐扩大,来到蒂娜身旁:“您的芝士龙虾和番茄牛肉意面好了。”

 

不到两秒,同样的话再次在旁边的桌位响起。

 

端着酒瓶的服务生在倒酒时,斜对着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回过头看了看自己桌上的菜系,包括要的酒都是同一种。真是巧了,纽特内心感慨道,那……会不会她心里也在想这句话?

 

换做是谁估计都会这么想,只不过事实会因人而异得在些细节上有所改变,蒂娜发现这点之后心中的声音喊的是“真他.妈巧。”

 

他们都在刻意不往对方那边看想专注吃自己的,但巧合之下的微妙感总会令他分神,尤其当他的余光感觉到她正用叉子轻轻扒拉着被切好的小块虾肉时又忍不住偏过头——人在专注做某件事时真的美极了。

 

待纽特准备往嘴里送食物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是上翘着的。

 

默契仍在他们之间继续着,纽特一半的思绪还在回味刚刚的情景。他端起桌上的酒杯试图清清芝士的甜腻感。刚入口时十分清爽,配上浓郁的香气很令人享受,下一秒,红酒在他的口腔中逐渐扩散,与他口腔里的唾液相融合,再逐渐渗透到他的舌苔里才感觉到自然产物混合发酵的味道。

 

或许这世上真的有完美的事。

 

放下酒杯后他不小心又扫到了那位女士。蒂娜盯着那杯酒,嘴角微翘好像刚结束回味什么并往旁边看了看,发现那位男士再次把目光投在这边。

 

纽特被发现了后忽然满脸通红,尴尬之下礼貌性微笑并向她点点头。

 

两人又几乎同时拿起另一个杯子,蒂娜忍住笑意并故作严肃地喝了一口。

 

“据说这酒在晚上人多时很难喝到。”蒂娜用叉子卷了一点意面送到嘴里。

 

“听说了,所以才没习惯性点威士忌。”

 

旁边传来一阵轻柔又短暂的笑声。

 

“一个人?”过了几秒,纽特忍不住又问道。

 

“一直如此。”蒂娜继续切着虾肉。

 

“奥...”纽特内心开始躁动起来。

 

“很奇怪吗?”蒂娜瞄了一眼对方。

 

“不是,只是觉得您这么漂亮的女士,总是一个人有点,不寻常。”纽特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说话太直接了。

 

“不还是奇怪的意思。”蒂娜无奈耸耸肩。

 

“不不...对不起,是我用词不当。"纽特连忙解释道。

 

“没什么,相比来说这样更自在些。”

 

“这倒是。”

 

“你怎么也一个人?”蒂娜反问道。

 

“啊,因为在这边没有熟人。”纽特不好意思地歪头垂下眸,实际上无论在哪,他也都是一个人。

 

“来旅游的?”蒂娜好奇地看向他。

 

“也不全是,有点工作要做,不过已经做完了。”

 

“哦,那祝贺你,Mr..”

 

"斯卡曼德,你也是来度假的…Miss…?”纽特又问道。

 

“戈恩斯坦恩,你可以想象成上级安排的任务,但是的,在度假。”蒂娜抬头看向窗外,情不自禁地叹口气。

 

“看来你的上司很贴心,戈恩斯坦恩小姐。”纽特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随即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他是个混蛋。”

 

对方忽然轻描淡写地骂了句人吓得纽特差点呛到。

 

这么好的上司被说成是混蛋,十有八九是因为感情问题,纽特在心里默默分析着。

 

"那么你的工作结束了,打算去哪逛?"蒂娜不想再提关于格雷夫斯的任何事情,于是转移话题道。

 

"还没想好,我对洛杉矶的印象只限于好莱坞,但是那里已经去过了。你呢?有什么计划嘛?"

 

"原本是打算去比利弗山庄,可又不想去了。"蒂娜耸耸肩,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其实我明天打算沿海开车兜一圈,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

 

"这倒是个好主意,但还是算了吧。"蒂娜抱歉的笑了笑。

 

纽特忽然脸红了,当你鼓起勇气主动创造机会却被一口回绝的感觉怎么和做坏事被抓的感觉一样呢。

 

“如果你不会很快就离开这里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联系方式。”蒂娜笑着放下刀叉,抬手示意结账。她从包里抽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后,又翻出了一支黑色眼线笔,在桌子上拿起一张干净的餐巾纸写下了一串数字。

 

她写字时还微微翘动嘴角的样子看得纽特有些出深,过了一会儿服务员走过来把卡还给她后蒂娜也站起身,同时把写有她电话号的餐巾纸平整地放在他的桌子上,"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蒂娜毫不避讳地对上纽特的眼睛说道。

 

 

已是深夜,回到住所前纽特又去酒吧喝了几杯威士忌。他脱下外套后躺在床上把领带口扯松,被酒精熏陶后的大脑有些飘忽不定,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忽远忽近的海浪声。

 

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小时候与家人在日本旅游时,在海洋馆看到了赤魟交配的记录影片:雄赤魟不远万里来到海底搜寻着,引领它的只是一段看不见的微弱的低频——这是某只雌赤魟散发的频率。每当到了繁殖季,雌性赤魟总会选择把自己完全埋进沙子里,即便这样雄性赤魟也能靠他们极其敏感的电磁感应系统精准的调到雌性信号频率,在海底掠过时便能感应到雌性的准确位置。那时候的纽特还不懂爱情的真谛,只是觉得像雄赤魟这样寻找伴侣的方法,真不容易。

 

他的记忆又调回今天下午在餐厅的经历,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悸动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

 

纽特还记得蒂娜吃饭时会把食物切成小拇指肚的大小后再插起来缓缓送进嘴里的样子。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她总会时不时发会儿呆,然后又像恍然大悟一样眨巴眨巴眼睛,低头继续切食物,好像如果要她吃东西的话,就必须给她调出点什么能让她提起兴致的事物,她才能给乖乖听话的进食,像只小心翼翼的猫咪,真想凑过去亲一下。

 

他忽然想起那张有她电话号的餐巾纸就在他外套口袋里了。他起身从衣挂上的西装口袋里掏出纸巾,拇指轻轻划过上面笔痕。纽特又从另一边的口袋掏出手机打开锁屏,现在已经是午夜12点29分,不知道对方睡了没有。好在酒壮怂人胆,他还是很想拨通她的号码。通过这么一个电子界面就能听到对方的声音,这可真是件疯狂又神奇的事。

 

可她要是睡了的话,这岂不是显得很不礼貌?

 

再三思索过后纽特终于打开了手机信息,输入了对方的电话号码后忽然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打出"这么晚了还打扰真是抱歉,我只是忽然想起你还没有留我的电话,戈恩斯坦恩小姐。"

 

时间还没过三分钟,就有短信提示音响起了——"谢谢你的提醒,斯卡曼德先生。怎么现在还没睡?"

 

这几个简单的字句出现在手机上,好像给了这个无聊的夜晚附上一层特别的光景,没想到她竟然能猜出他是谁!"睡不着,你呢?"纽特傻乎乎地笑了一下,随后立即按动屏幕回复过去。

 

"有点失眠,再加上隔壁的做爱声太大,吵得我更没心思睡了。"短信后有一个笑中带泪的黄豆表情,纽特忍不住联想起她笑着无奈叹气的样子。

 

"没有考虑换个安静点的房间吗?"纽特又回道。

 

"不了,我放音乐会好很多,况且我这儿对面就是海,能听到海浪声,挺好的。"

 

真巧,他也住的海景房,不会他们又恰巧住在同一间酒店吧?"有时候我睡不着会打开窗户,静静听着海浪声,这多少会有点助眠功效,不过也要小心别着凉了,希望这个方法能帮到你。"

 

"你真贴心,谢谢你,那我睡了,晚安。"

 

"晚安,愿你做个好梦。"纽特立刻回复道。

 

蒂娜醒来的时候太阳刚出来,夜晚累积在空气中的水蒸气还没彻底蒸发掉,屋子里正播放着伊藤智惠理的《Merry Christmas》,可能人在刚睡醒的时候受不了太嘈杂的声音,动感欢快的鼓点在此时就像某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在你耳边敲锣打鼓直到你的起床气被点燃为止。蒂娜烦躁地皱了皱眉,隔了一会儿才抬起胳膊在被子上拍了拍,摸索着遥控器。终于在她翻了个身,后背被某个生硬的东西隔得生疼后找到了它。

 

关掉音响的一瞬间世界忽然安静下来,没有鼓点声,也没有做爱声,仿佛整个世界只有她自己,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呼吸时空气流动而产生的喉咙震动,伴着呼吸而缓慢伸缩的胸腔通过鼻子散发的疲倦。随着一次次深呼吸,她再次逐渐进入睡梦中。

 

不被打扰的感觉真好。

 

再次睁开惺忪的睡眼时时阳光把房间照得通透,经过半透明纱帘的过滤下显得柔和惬意,一切的美好景象瞬间被敲门声打破。

 

“艹!”蒂娜的疲惫的坐起来,带着倦意的眼睛还没彻底睁开,但在又一次的敲门声的催促下只好晃晃悠悠挪动身体下床,到门口时她先顺着猫眼看了看。

 

服务生?她没有叫客房服务啊。

 

蒂娜疑惑地打开门,“有事吗?”

 

“戈恩斯坦恩女士,有一位叫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的先生给您订了些东西叫我送来,请您收下。”服务员把一个黑色长方形盒子递到她面前。

 

“格雷夫斯先生来过了?”蒂娜反问道。

 

“是的,他说还有事就不上来了,怕打扰你休息。那个...您先收下吧。”服务员再次提醒道。

 

“奥,好的,谢谢。”

 

关上门后蒂娜连忙打开盒子,里面竟然是一条紫色的礼服,随后电话忽然响起。

 

“蒂娜,东西收到了么?”是格雷夫斯的电话。

 

“收到了,格雷夫斯先生你...怎么过来了?”直觉告诉她肯定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我临时决定在比利弗山庄订婚,你下午过来,我还有别的事要找你。”

 

他订婚还要找她什么事?“好...好的,订婚愉快。”

 

“谢谢,等你过来。”随后格雷夫斯挂掉了电话。

 

 

隐约之间,蒂娜觉得自己的世界里忽然涨起了海潮,并很快逐渐漫过了礁石,涌进她打造的坚实的城墙里。蒂娜扔掉电话坐在床沿上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意外要远多于难过,但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早晚她都要面对的。床沿边的还摊着被打开了的礼盒,里面那条开叉紫色长裙她好像在同事的时尚杂志中看到过,据说是这个季度的新款。这是工作四年以来格雷夫斯送她的第五条裙子了,都是纯色比较简约风,他说这种风格能进一步衬托出她的美,非常配她。格雷夫斯就是这种喜欢提前计划好一切,然后掌控大局的人,但同样也非常体贴,经常帮她把繁琐复杂的穿着打扮都事先想好,这些都是她不擅长的,所以照做就是了。

 

可能她还是有些迷恋这种被照顾的感觉吧,但现在来看,必须要想办法做点什么来拯救下卑微到骨子里的自己了。

 

在订婚典礼之前她有足够的时间吃饭打扮,可当她打开衣柜时,她发现自己带来的衣服都是黑裙子黑色职业装,还有两件白色T恤一件纯白衬衫,一条浅蓝色牛仔八分裤,一件正式点的衣服都没有。某个对她经常刻薄待她的女同事说过她应该多尝试尝试其他风格和颜色,她现在才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有时候想想自己也真是够古板的了。

 

算了吧,毕竟是他的订婚宴,有什么深仇大恨等着日后慢慢算,但今天要是出错,格雷夫斯一定饶不了她。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海岸线处最亮的光开始偷偷在画布般的天空中中晕染开,在云层的缝隙间不断扩散,与蓝背景色逐渐融合形成世界上最浪漫的过渡色。这座城市本身就是极具个性与魅力的,在这温柔的粉蓝色笼罩下,帕西瓦尔格雷夫斯最终与盖德勒格林德沃交换了戒指,并对彼此许下了爱的承诺。

 

“蒂娜,”格雷夫斯结束仪式后与周围人交谈的过程中一眼就看到了试图躲避人群的她。

 

蒂娜愣了愣,随后往人堆中走去。

 

“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未婚夫格林德沃,还有这位,忒修斯斯卡曼德,我们都是好朋友。”格雷夫斯在介绍忒修斯的时候故意拍了拍忒修斯的肩膀。

 

“亲爱的,好像我们还有些其他事情要处理。”格林德沃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格雷夫斯眼神示意一下这两个人,随后立即转身离开。

 

“叫我忒修斯就好,总听格雷夫斯提到你。”忒修斯为了避免接下来会尴尬,强行接话道。

 

“您过奖了,您是英国人?”蒂娜还沉浸在格雷夫斯奇怪的眼神示意当中,直到对方开口说话才回过神来。

 

“嗯,是的。其实我们之前有过一次合作,只不过当时我不在伦敦。”情急之下忒修斯连忙想了个话题。

 

“您是说...上次的blackpool重塑设计方案?”

 

“嗯,我对你印象很深,想法创意很新奇,不愧是格雷夫斯的手下。”

 

“啊...当时我还是个新人,我记得当时因为自己的心直口快得罪了好几个高层,回去之后还被格雷夫斯教育了一番。”蒂娜不好意思地笑笑。

 

“但他的眼光总没错,你现在的确很优秀了。”忒修斯顺势打量了一下她,虽说刚刚她看起来有些仓促不安,但眼神却很坚定,与他对话时并没有想逃避他的眼睛。“你要不要去喝一杯?”忒修斯下意识尝试道。

 

“嗯,可以。”蒂娜点点头。

 

纽特在一号公路飙了一下午车,回到市区后才想起看手机,结果被忒修斯13个未接电话吓得连忙回拨了过去,但待对方还没接通时又连忙挂了电话,电话要是通了肯定免不了一番指责,他竟然忘记今天下午有一场订婚礼要参加了。到了地方时天已经暗了下来,整个别墅被迷离的蓝色灯光和充满暧昧气息的电子音乐笼罩着,屋子里甚至还装了四面透明的玻璃箱,里面有穿着比基尼的舞娘整慵懒的调着充满挑逗性的舞。

 

真的没走错地方么?纽特下意识往角落里躲了躲,同时开始左扫扫右瞧瞧的观察状态,对于一个非常不擅长社交的人,这种方式可以让他更快适应新的这更像一种适应环境的习惯。

 

"你还好吗?"纽特吓得连忙转过身,没想到竟然是莉塔。“莉塔?你怎么在这儿?”

 

“你说什么?”音乐声完全盖住了纽特的话,莉塔往前凑了凑。

 

“额...我是说,你怎么在这儿?”纽特凑到她耳边问道。

 

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我不知道!”莉塔认真的摇了摇头,看到纽特越来越疑惑的样子像个怀疑人生的青少年一样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傻么!当然是参加订婚派对了!你想喝点什么吗?这里酒水免费!”

 

“不了,我得找到忒修斯。”纽特摇摇头,随即转身准备离开。

 

“那也得去吧台那啊!”莉塔一把拽住对方胳膊,“不过事先提醒,忒修斯好不容易泡到个美女,你可别坏了人家的气氛。”

 

难道忒修斯身边的女人不是一抓一大把么?纽特还没想完脑中的疑惑就被莉塔强行往吧台拽去。

 

倒是奇怪,吧台的角落里相比刚刚要清净不少,终于不用扯着嗓子说话了。

 

“两杯马提尼,谢谢。”莉塔招呼完酒保后又转过头看向纽特,“往右边看。”

 

顺着莉塔的手势指引,纽特跟着往右边转了转,最边上的确是忒修斯,而他对面正好是个身材修长的背影,可这背影倒是异常熟悉,好像从哪见到——

 

“纽特?”忒修斯率先发现了身后的弟弟。

 

蒂娜下意识跟着忒修斯的眼神转过身,没想到竟然是昨天在餐厅偶遇的那个人。

 

“戈恩斯坦恩小姐?”纽特惊讶的看着她。

 

“这么巧?你们是...兄弟?”蒂娜回头看了看忒修斯,又转过身看向纽特问道。

 

“啊?是的,你们...认识?”忒修斯回答道。面对弟弟直勾勾的眼睛隐约总觉得有些不安的感觉。

 

“嗯,是的。”蒂娜倒是很意外能在这里偶遇到纽特,“真没想到在这儿还能再见到你。”蒂娜笑着看着纽特。

 

“我也很意外,真的好巧。”纽特也忍不住笑道。

 

可能情商低的人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叙旧,什么时候该收敛赤裸裸的眼神调情,莉塔就算站在纽特身后也感觉到这迅速凝固的气氛,况且这俩傻子都没注意到身后忒修斯哑口无言又咬牙切齿的样子。

 

莉塔刚要准备出面挑个话题出来,却先看到吧台对面的格雷夫斯一脸严肃地双手插兜,恐怕刚刚那一幕他早就在旁边目睹了,否则脸上也不能显露出尴尬的表情。

 

“蒂娜。”格雷夫斯上前走去,自然地站到纽特和蒂娜之间,顺手向酒保点了杯威士忌。

 

“格雷夫斯先生,你还没走?”蒂娜惊讶的问道。

 

“嗯,”格雷夫斯下意识凑近到蒂娜耳边道,“有个生意要谈,公司准备进一步再英国扩展业务,所以走之前想跟你交代一下,想跟忒修斯再次合作,顺便借他手累积点人脉。”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刚巧忒修斯刚才和自己的谈话非常愉快,而且还对她和格雷夫斯很赏识,这次应该稳操胜券了。“好的,您放心走,交给我了。”蒂娜认真的点点头。

 

格雷夫斯满意的点点头,随后拿起酒杯朝忒修斯举了举,“玩的开心点,先走了。”而在他刚要转身离开的同时又像刚发现自己右边还有人的样子看向纽特,“斯卡曼德?第一次见是吗?”

 

纽特点点头,“是的。”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格雷夫斯冲他点点头。

 

“您的订婚派对?订婚愉快。”真糟糕,来这里竟然不知道参加的是谁的订婚典礼,纽特只好故作淡定地也冲他点点头。

 

那么蒂娜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先走了。”格雷夫斯又看了看身后的莉塔,后者倚着吧台笑着冲他挥手再见后格雷夫斯才点点头离开。

 

随着一阵带着祝福的欢呼热潮后格雷夫斯的身影逐渐越走越远,最后被人群的身影埋没,应该是彻底离开了,纽特想。

 

他不知道现在忒修斯和她之间是什么关系,而他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才能避免尴尬。

 

“蒂娜,是吗?”莉塔忽然从纽特背后冒出来,“我可以叫你蒂娜嘛?”莉塔笑着再次占据格雷夫斯刚刚的站的位置上。

 

“可以,你是....”

 

“莉塔莱斯特莱奇,纽特的发小。”莉塔抬手指了指身后不知所措的家伙。

 

“奥...”蒂娜又看了眼纽特。

 

此时忒修斯已经不用担心该如何化解尴尬气氛了,因为他现在宛如空气人,丝毫插不上话。

 

“那个...”莉塔下意识往蒂娜身边凑了凑,“作为女性同胞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在这种杂乱的环境下,很多人都是抱着泡个人约上一炮的想法与人搭讪,寻找目标,所以如果你不想被当炮灰的话,最好小心点。”莉塔暗示性的挑挑眉。

 

蒂娜被这一番话惊讶住了,的确她压根没有想到这点,但目前来看和她接触的人也只有忒修斯,可他们一直都在谈工作方面啊。

 

“所以,要是你想回去的话,找我就是了。”

 

“谢谢你,不过我有车。”

 

怎么又是个听不懂话的家伙!

 

莉塔无奈的点点头,强忍住翻白眼的欲望斜眼瞄了眼纽特,这家伙怎么还在一旁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纽特被莉塔犀利地瞪了好几眼,可眼下他真的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他也在干着急着。

 

“我忽然想起来,如果要在英国新建个海洋主题的游乐场,我觉得你的提议很好,可以考虑做些关于海洋生物探索的主题风格。但这方面我还真是了解不多,不过我弟弟专门在海洋生物研究所工作,倒是可以向他请教请教。”忒修斯为了凸显自己的大度气概,故意把话题引向纽特。

 

“什么?”纽特有些没听清忒修斯的话。

 

“你是在海洋研究所工作?”蒂娜好奇的看向他。

 

“嗯,是的。”纽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真是太好了,是这样,我和忒修斯打算合作,在英国修建一个以海洋为主题的游乐场,所以还想多了解了解关于海洋相关的知识。”

 

“正好,你可以给我们展示一下你这么多年的研究发现?”忒修斯跟着说道。

 

说关于海洋生物的性繁衍方式么?他的研究压根不适合做游乐场主题好么?纽特不满的鼓了鼓嘴,一时间想不到该如何回复好了。

 

蒂娜看他的样子像是不想透露,难道他在研究什么机密不能让人知道么?还是说,他懒得和他们说这些?

 

“纽特在性方面比较擅长,我是说,他一直在研究海洋生物的性生活。”莉塔有些看不过,这真是赤裸裸竞争,什么兄弟手足,一到个人利益,尤其是关于女人的问题上肯定很快便装作对方是陌生人。

 

“奥...这样,”蒂娜听了之后也觉得,这好像不太适合用在娱乐场所上。

 

“我忽然想到还有些事要处理,先走了。”纽特起身说道,停顿片刻后又转身看向蒂娜,他很少这么第一次主动直接地注视着对方双眼,甚至一点想要逃避的念头都没有。“真的很开心能再次见到你,蒂娜,我希望以后我们能保持联系。”

 

“当然,我也很开心。那...”

 

“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纽特冲她笑着点点头,随后满意地转身离开。

 

回酒店的路上纽特故意选择了一条远道,并把车速调到接近限制时速。或许对他来说,他历经千辛寻找到的那个能发出与自己振动频率相似的赤魟是他认定的最正确的选择,但也很有可能其他同类也有这种感觉。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人拥有独立的思维,并且不被生育繁衍所限制,所以就算他找到了心仪对象,也不代表对方就真的会选择与自己在一起,同样可能还有更多人盯上同一个目标,就像那些被百分之七十的雄性小丑鱼追求的雌性小丑鱼一样,你无法保证她会选择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19)
©随便洗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