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洗个梨

迫切想看FB2和13th DoctorԾ‸Ծ

【13】Where is the Doctor?(上)

关于13重生后以及如何再次踏上旅途的过程

没啥cp,就是一个脑洞,字数比较多,两章结束

————————————————————————————————

(下)

一从天而降的怪女人

 

莉莉学习桌前的窗户正巧是一片空地,每当深夜降临,只要地面上没有灯光,便总能见到是星光璀璨的时候。这也是她为什么习惯一个人呆在卧室不开灯的原因——莉莉很喜欢插着耳机,一个人坐在窗前,听着安静的纯音乐对着空中发呆。严格来说也不算发呆,但要是有其他人看到她一动不动,眼神散漫的样子肯定觉得她是在发呆。其实她在幻想——有时是捉摸不透的,散着蓝色光芒的星云,星云中间的最光亮的地方却不那么刺眼,你觉得它是白色,但又像被一层淡蓝色的滤镜覆盖了一样,这个中心开始不断向外扩散着蓝白光芒的云雾——但那可不是云雾,可莉莉有限的词汇量里也找不出另一个能确切形容它的词语了。

 

今晚的莉莉日常习惯着坐在桌子前独自听音乐,尽管她早有预感今晚见不到任何星光,因为夜空正被沉闷的暗红色所包裹着——看来又要下雪了。

 

“嗷!”随着一声不知从哪来的尖叫声在周围响起,吓得莉莉连忙拔掉耳机坐直,由于周围漆黑一片,她看不到周围的情景,但从刚才的声音来看是个女人的尖叫,应该不是从屋里传来的,毕竟她是家里唯一女性。

 

忽然间,窗前开始哗啦啦地往下掉积雪,甚至她觉得自己的窗户好像也跟着抖动了起来。难道是老鼠爬上了房顶又滑下来了?

 

莉莉下意识站了起来并后退一步,她试图从周围的空气中抓点什么拿来防身,可却落了个空。

 

“啊....嘿,帮个忙,开下窗户!”自己家房顶竟然滑下来一个女人?

 

“你是谁?”不知为何,这个女人总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全都是关于麻烦的熟悉感。

 

“我想现在不是谈论这件事的时候,那个,你家外面挂的彩灯线要被我扯掉了,所以可不可以开个窗,让我进去?”女人的头原本还在窗户最上端,这么一说她的确又往下沉了一截,现在几乎与莉莉平行了。

 

是个金发女人。

 

“不,如果你是贼的话,那我不就放贼进来了么?”莉莉下意识赶紧跑过去把窗户锁死,安全起见。

 

“我怎么可能是...”女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她,就好像她的猜想是不可理喻的一样。“嘿,小姑娘,但现在我可能真要掉下去了,很可能会摔个残疾之类的,别那么狠心好么?”

 

“如果你真是贼的话,那还有什么同情心可以给你?”真是可笑,莉莉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身跑了出去。

 

“爸爸!”

 

客厅中一位中年男子正在被脱口秀里的搞笑段子逗得合不拢嘴。

 

“爸爸——诶?詹姆斯爸爸?比尔爸爸呢?”莉莉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疑惑。

 

“我的小姑娘,你比尔爸爸加班啊,怎么了?”詹姆斯波特曼看到女儿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爸爸你快来!家里来贼了!就在我窗口那了!”

 

“贼?”詹姆斯一脸疑惑地被莉莉强行拽上楼来到她的卧室,莉莉猛地把门打开后忽然发现那个女人竟然就坐在她的桌子前,还拿着自己的耳机听歌,吓得她猛地尖叫出声连忙往爸爸身后躲。

 

“嘿!额...抱歉我就这么直接进来了,毕竟我真的不想摔断腿。”女人的脸上丝毫没挂着任何愧疚,反而笑嘻嘻地站起来冲他们走来——“你好,我叫博士!”女人冲眼前的男人伸出了右手。

 

“嘿...”詹姆斯愣愣的与她握了握手。可能是女人的笑,也可能是外面将近零下三十度,而她穿的却是春季的外套令他产生了同情,他又下意识看向卧室的窗外,窗户外面的彩虹挂灯长线已经掉了下来,正在幽幽的摆动着,看来真是从天上掉来了的。

 

“请问有什么吃的吗?”女人笑着看了看二人。

 

二.不合逻辑的爸爸

 

今天是两个爸爸的结婚纪念日,食物自然会比以往多了些。不过莉莉自小不吃肉,所以食物都是乳制品和豆制品,但这两种食材在顶级大厨比尔琼斯的精心制作下丝毫不显得单调。

 

“OMG,这个究竟是什么?”看来这个女人对薯片配鳄梨酱情有独钟。

 

“哦,那个,那个是鳄梨酱,放心,里面是希腊奶油,脂肪很低的。”詹姆斯正忙着把刚被这个自称“博士”的女人扫劫一空的盘子收起来。

 

莉莉正双手抱臂坐在博士对面,她还是有些不满,为什么爸爸会这么掉以轻心,还主动给她弄吃的!难道因为她是金发?身为亚洲血统的她并不是对金发女孩羡慕嫉妒,只是她平时看的英美剧中,那些女杀手几乎都是金发碧眼,从窗户里钻进来,或者半夜撬门而入,爸爸竟然没有注意到这点,怪不得电视里的那些女杀手们屡战屡胜。

 

“你叫什么名字?”女人随手拿起厚厚一沓薯片放到手心里,以两秒一口的速度,边舀着鳄梨酱边吃着。

 

“我不会告诉你的。”莉莉无奈摇着头,她的智商还是在线的。

 

“...好吧,你脖子上那块石头是…海水蓝宝吧?”女人从见到莉莉第一眼时就注意到了她身上那块类似漩涡形状的不规则扁状石头,清澈的蓝在漆黑的屋子里泛着淡淡的微光,这可绝不是什么月光反射出来的。

 

莉莉愣了一下,随着女人的目光低下头,看到从小戴到大的护身符石正在自己胸前幽幽荡着。

 

“这不是很明显么。”莉莉下意识攥住胸前那块石头并塞回自己的衣领里。

 

“挺好看的。”女人笑了笑,女孩左手那条横跨大半个手背的细长疤痕令她心头一紧。

 

“我知道。”

 

“你从小都带着它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是好奇而已。”

 

“莉莉,别对客人这么没礼貌。”詹姆斯很理解,莉莉自小就警戒性非常高,但刚刚对人的态度可不行。

 

“没事,她是个很特别的孩子。”女人收起笑容,默默拿起最后一片薯片准备舀点鳄梨酱,但想了想,最终又直接把它塞到嘴里。

 

“我吃饱了!非常感谢你们,那么我先走了!”

 

博士往门外走时莉莉始终在背后默默注视着,她越往门口靠近,越觉得这周围仿佛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存在。

 

“哦对了!忘记问一句,最近,这里有什么反常的现象吗?”女人忽然停下脚步。

 

“反常的事情?”詹姆斯疑惑道。

 

“是的,比如说什么超自然现象,反社会反人类,blablablabla...”

 

“没有,你可以走了。”莉莉对这个女人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啊等等,我忽然想上个厕所,能不能借用一下...”女人弓起身子,转身可怜兮兮地看向詹姆斯。

 

“很抱歉,厕所坏了。”莉莉烦躁地说道。

 

“莉莉!哦当然可以,就在这边。”詹姆斯十分歉意地转身为博士领路。

 

“我说了不行就不行!”莉莉连忙堵到詹姆斯面前不让他们通过。

 

“莉莉!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呢?”詹姆斯被莉莉的倔脾气弄得有些毛躁,但他向来以温柔引导孩子为主,面对这么不可理喻的莉莉他也只是压低嗓音瞪了一眼女儿。

 

“啊哈!终于有发现了!”身后的女人忽然像中了彩票一样兴奋地喊道。

 

“什么?”

 

“你以为我是被领养的就反常了?”莉莉冷笑道。

 

“莉莉!”

 

“额...抱歉,我还真不知道这回事。”博士还以为这孩子是詹姆斯的中国妻子生的呢。

 

“你知道更反常的事情是什么么?我在鳄梨酱里放了梨汁!”

 

“梨?!”

 

“莉莉!你做了什么?”詹姆斯不可置信地看着女儿,十三年来陪的陪伴到今天,原本眼神纯净的黑眸竟然透着满满的阴险,一瞬间他猛然意识到,女儿其实与自己的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为什么是梨?”博士内心的警戒线忽然在暗中被强行戳响。

 

“哈,为了骗你啊!”女孩此时的天真笑意看得詹姆斯一愣一愣的,等回过神来发现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厨房,什么时候拿起了一个梨,这就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詹姆斯连忙从跑过去试图阻止她。

 

时时迟那时快,莉莉毫不犹豫地咬下一口。

 

“莉莉,你今天怎么了?!”詹姆斯连忙把她手里的梨抢走不让他继续吃下去,而还站在客厅的博士一脸茫然:“为什么是....梨?”

 

“她对梨过敏!”

 

当口中那股清爽的果汁顺着嗓子滑下去的时候,莉莉逐渐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在挤压着她的大脑,她慌忙地捂住自己的头,转瞬间,自己面前的那个女人身后开始冒出了好多个同样的身影:就仿佛是在同一个空间里,有着各种混杂的身躯——都是自己小时候,还有自己的两个爸爸。她甚至看到了詹姆斯爸爸和比尔爸爸从门外抱着个摇篮回来,深粉色的摇篮里的杯子是浅粉色,裹在被子里女婴举着短短的小手,而比尔爸爸此时正把一个拴着黑色编织绳的淡蓝色挂坠荡在女婴手上方,等着让她自己抓住。

 

那个蓝色挂坠她从小就带在身上了,爸爸说那是因为她来到了这个世上,大自然给予的小礼物,需要一辈子保存好的。所以她就拿它当护身符戴着。

 

那么这些都只是过去的话,她的未来在哪?

 

眼前的那些小莉莉和爸爸们还在不断跑来跑去,他们身后都带着类似烟尘一样的东西,这倒是周围最后变成了跑来跑去的迷雾。而忽然那个女人正以非常缓慢的速度走了过来,她想躲开她,可她的行动速度也像被电脑程序放慢了十几倍甚至几百倍似的。女人凑过来时先抓住了她受过伤的左手,当她们的肌肤相触时,就像是某个记忆闸门再次被触发:那也是个裹满红色云雾的冬天,不到两岁的自己被詹姆斯爸爸抱着,和比尔爸爸一起在街道上慢步。小莉莉把头搭在爸爸厚实的肩膀上恰好可以看到他们身后的画面。原本空荡荡的堆满积雪的街道上忽然出现一个跑步的女人,金色头发,而女人的样子看上去好像很匆忙,好像谁在追着她,又好像她在赶时间,可那时的自己对她却有着异常的亲切感,像是...归属?

 

小莉莉在女人跑过之前慢悠悠的伸出了胳膊,小手好像在努力伸直。女人见状笑了笑,即便放慢了跑步的步伐但还是与她擦肩而过,但小莉莉却丝毫不放弃的回过头猛抓了一把女人的头发。

 

“Ah!”女人连忙停了下来。

 

“额...抱歉抱歉,莉莉,快松手!”两个爸爸顿时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比尔更是跑到詹姆斯身后轻轻拍着詹姆斯的肩膀,小声劝说着希望让女儿松手。

 

小莉莉并没有使劲扯,而是紧攥着金发女人的头发并看着她,好像想表达什么似的。

 

“莉莉,松手!”詹姆斯轻轻晃了晃女儿,但毫无作用。

 

“嘿,小可爱,你想跟我说什么吗?”女人丝毫不介意的顺着小莉莉的方向凑了过来,对方脸上的笑意让詹姆斯和比尔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是个和善的人。

 

小莉莉的手逐渐握成了小拳头,指缝尖夹满了对方柔顺的金发。她缓缓歪头看向女人,黑色的眼眸里仿佛闪着星光。

 

“你喜欢我吗?”金发女人笑着抬手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握着她的小拳头,忽然莉莉的小拳头张开了。

 

“很高兴见到你,莉莉对吗?”

 

莉莉呆呆地摇了摇头。

 

“真的很抱歉给你添了麻烦。”两个爸爸暂时忽略掉了女儿,连忙给这个女人道歉。

 

小莉莉默默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拐角处后瞬间哭出声,那种哭泣,就像是被抛弃了的感觉,听的两个爸爸又心疼又无助,女儿不停伸着手在父亲怀里挣扎着,结果左手手背不小心被左手刮了道口子。

 

四.反常的莉莉

 

博士见莉莉呆愣半张着嘴的样子连忙跑过去查看她的脖颈,然而并没有什么过敏的红斑或者红点出现。

 

“你确定她对梨过敏?”

 

“当然了!她小时候喝了一口梨汁就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詹姆斯看到女儿反常的样子,连忙也跟着蹲下身,并轻轻晃了晃女儿的胳膊肘。

 

“但目前来看,她没有什么过敏的现象,应该不是梨的问题。”博士下意识把莉莉藏在卫衣里海蓝宝挂坠拽了出来开始仔细观察。

 

“你怎么知道....哦对你是名医生。嘿!她的护身符你最好别乱动。”詹姆斯下意识对博士发出警告。

 

博士没有听从劝告,而是把挂坠从莉莉身上摘了下来藏到自己的黑色卫衣里观察了一番。“你们一直这是海水蓝宝,嗯,从色泽上的确很像,但你们没发现这里面有个漩涡么?很明显这块石头并不出自地球。”

 

“不是...地球的?那是不是....”

 

“是的,为了安全起见我要带走它,你们处理不了这个东西。”博士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开。

 

“嘿!你不能就这么拿走我女儿的——”

 

“还给我!”莉莉忽然清醒过来,直接扑到博士身上去抢那块石头。

 

“听着,莉莉!你现在已经被这块石头影响到了,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你的状态会越来越糟。”博士迅速用自己半边身子拦住她并把挂坠藏到另一侧的裤兜里。她忽然怀念起以前的什么音速起子音速铲子,还有音速墨镜了。

 

莉莉忽然冷静了下来,原本散发着天真的眼眸在眨眼之间变得浓重沉稳,甚至有了些智者的神气,同样又多了很多杂乱的情绪,比如阴郁,邪恶,还有顽皮,自傲.......

 

“你觉得你拿走它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么?那好,你走吧。”莉莉后退了几步,便转身离开到詹姆斯身边,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拿起桌上只啃了一口的梨,“放心吧爸爸,我现在不过敏了,而且我觉得我爱上了这个食物。”莉莉张开最大口啃了一口,果肉上的汁水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流了下来。

 

“帮我拿点纸巾,爸爸。”

 

博士看到对方反常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很显然这个小女孩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说,你来自哪个星球,哪个种族,你来地球做什么?”

 

“得了吧,博士,这句台词真的不适合现在的你。”

 

“那你认识以前的我咯?”

 

“诶说真的,你应该尝尝这个梨,我记得我今天帮爸爸买水果时买了好几个呢,冰箱里了自己拿。”

 

詹姆斯愣愣的后退一步,面前的莉莉已经完全不是他从从小抚养到大的莉莉了。

 

“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

 

“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制造混乱的话,很抱歉,我必须插手,因为这个地球——”

 

“由我庇护。嗯,我知道。”

 

“你...”她竟然还能抢自己台词。

 

莉莉忽然停下手里的动作,继而把水果放到桌子上并搬出个椅子坐上去。她的眼睛半垂着,像陷入回忆当中,但目前的情况来看绝不可能是在回忆什么。

 

“你在做什么?”博士问道,但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痴,刚刚已经被嘲讽了好几次了该长点记性了。“那你想要什么,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

 

“先别吵。”

 

“为什么?”

 

“整理数据。”

 

“啊哈!”果然是某种超智慧生物,她没猜错。

 

“好了。”莉莉眨巴眨巴眼睛,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泛着些许忧伤,但又看上去像已经释怀了一样。

 

“这么快!”博士惊讶道。

 

“谁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詹姆斯看到眼前的场景,几乎面临崩溃。

 

“抱歉爸爸,刚刚吓到你了。”

 

“莉莉?”

 

“莉莉,听我说,如果你还在的话,请你告诉我你脑海中东西到底怎么来的,我可以帮你。”博士连忙跑过去牵起莉莉的左手。

 

莉莉转过头看向博士,先上下仔细打量一番她的模样,好像是老朋友再次相见一样,但同时眼中泛着点点星光——这次的光绝对是灯晃出来,因为那是泪水。

 

他们四目相对着,博士惊讶的看着莉莉的脸,这个表情她在太多人身上见过了——那些曾经爱过她的,她爱过的,还有原本可以成为一辈子好友最后自己却不得不先离开的,这次又在这个小女孩的脸上浮现出来,可她却自己模糊的记忆库中始终找不到这个女孩的脸。

 

博士最后深吸一口气,强制控制住已经开始波澜起伏的情绪,她的眼眸也逐渐有些湿润,但还不至于泪光满溢。

 

“啊...如果真的要说的话,我想我要先缓解下自己的情绪,姑娘们总是有很多情绪,看到你重生后我就心想,一定也要让你感受下。”莉莉强行扯出一个笑。

“难道你是....老姑娘?” 博士惊讶的看着女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0)
©随便洗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