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洗个梨

迫切想看FB2和13th DoctorԾ‸Ծ

【Newtina】 The edge of the world(二)

正剧向

主Newtina,可能会有伪邪教掺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二)

 

今夜注定是令人难忘的夜晚。

 

就算即将面临世界末日,那些富得流油的纯血家族们也会借着"公事"的名义来怂恿魔法部高层开各种酒会,舞会——为了显示他们对生活情调的重视,况且现在外面只是格林德沃在窜逃而已。

 

纯血家族资本累积才是最重要的。

 

今晚魔法部举办这场酒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犒劳长期奔波在外忙碌到顾不上休息的员工们,同时也想感谢一直帮助他们收拾烂摊子的外国傲罗——他们肯定不会这么不顾情面地自打脸,话必须怎么好听怎么来,比如用"外交联谊",或者"友好交流,互帮互助"这类官方又死板的语言才行。

 

酒会最成功的地方,在于背后那套大家都心知肚明,可谁都不敢明着与其撕破脸。管你会不会社交,爱不爱喝酒,请你了你就得来。蒂娜一想到这件事就头皮发麻,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种场合对莉塔来说已经再熟悉不过了——宣布与忒修斯订婚后,迎来的就是以"准斯卡曼德夫人"的身份无休止社交,她早就麻痹了。她在这方面很擅长,擅长得她自己都觉得意外。小时候在社交方面不行估计是哪根筋还没顿悟通顺,甚至在成年之前她都觉得自己这辈子也要与世隔绝了,还很有可能会被父母扫除莱斯特莱奇家族族谱中,最后出于个人意愿,她硬是逼着自己去尝试自己最反感的领域。

 

多年经验积累下来,莉塔也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独到的社交经验: 巫师们的性格往往都更有各的特点,最简单的,从说话语气和眼神方面就能初步判定这个人到底是否有性格坦诚,而个人能力的话,还要从交谈方面进一步了解。

 

有条具有较高可靠性的结论——越是喜欢往角落凑的人,往往越不可小视。比如躲在吧台最角落处那个女人: 身材中等偏上,黑色简约长款礼服——不想引起太多注意。个子太高导致气场过强,之所以躲在吧台角落无非是社交能力差,气场再减掉部分分数。干练的短发加没有夸张首饰修饰的脖颈——应该是个热爱工作的人,或者工作需要禁止佩戴饰品,或者穷。至于脸——不重要了,因为像她这样的完全是靠实力吃饭的,十有八九是名傲罗。

 

恩……性格简单踏实肯干,社交障碍但工作能力强,的确是傲罗的标配选择。据小道消息,受邀的外国傲罗不到十名,但女性也就那么一个——从美国来的……那不是纽特的小女朋友么?

 

数十秒的推断后莉塔猛然意识到这点,她隐约感觉自己的心脏蹦得有些欢快——她暂时无法断定自己究竟是兴奋在"纽特"这个点,还是"纽特的小女朋友"这个点,可能二者都有吧,毕竟他曾经是自己最知心的朋友,好朋友的女朋友能不好奇么?而且像纽特那种呆瓜也不是随便哪个女人就能迷得了她的,可从她的初步推断来看,也就是个普通女人啊,看来还得进一步了解才是。

 

"火焰威士忌,来六杯。"莉塔轻轻把双手搭在吧台上,旁边女人的眼前已经摆了五瓶空杯了,酒量不错。

 

估计是在等她的小男友吧。

 

被酒精麻痹后蒂娜的神经已经得到了一定舒缓——今晚注定是要以这种形式开始的。早在旁边女人说话前她就已经注意到耳边逐渐清晰并超自己过来的的脚步声。从着空杯的映射下,她穿着银灰色水钻吊带连衣裙,流苏上的水晶亮得她眼睛一阵刺痛,而更重要的是礼服下的身躯——古铜色皮肤,紧致立体的脸总觉得像在哪见过。生活中她见过的黑人女性几乎都是美国人和法国人,而他们是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印象始终模糊不清的恐怕只有一个……

 

她早就得知莉塔和忒修斯订婚的消息,而且她出现在这种场合也不算稀奇,可她来自己身边做什么,出于一时好奇还是挑衅?

 

"还能继续喝吗?"对方的忽然开口吓得蒂娜心头一颤,庆幸她早已提前进入警备状态,这才使她的身体没有条件反射地颤动。

 

"可以。"蒂娜下意识回头瞧了一眼她,她要装作自己不认识她么?

 

"听口音看,美国人?"

 

"是的。"

 

"你酒量真好,平时也经常喝酒?"

 

"是啊。"蒂娜毫不客气地拿起一杯火焰威士忌一口喝光。

 

"酒精的确是个奇特的产物,我一直很好奇它们但却不敢多喝,酒量太差了,高浓度酒精超过三杯估计就倒地不起了——你平时都喜欢喝什么酒?"

 

"额……比如这个。"蒂娜抬手拿起一小杯火焰威士忌晃晃,"或者,麻鸡酒吧里买的伏特加和龙舌兰,不过美国那边出了禁酒令之后就很难喝到这些了。"她微微扯扯嘴角,低头轻轻摇晃下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麻鸡?你们称呼麻瓜的词还蛮有趣的,听起你来好像对麻鸡世界很有研究啊?"

 

"没……没有。"下一秒她就有些后悔了,因为这话听起来好像就是你在故意与麻鸡们撇开关系似的——完了,谈话心态彻底崩了。

 

"没关系,其实我很喜欢搞研究,尤其是人类研究。"莉塔轻拽起裙子一边坐了下来,"好吧,估计你已经知道我和忒修斯订婚了,而我也知道你是纽特的女朋友,不出意外的话未来我们便会成为一家人,所以你大可放松戒备,莱斯特莱奇家族名声再臭,也不会伤害自家亲戚,至少我不会。"

 

话已经说的这么清楚明白了,蒂娜实在是无法再逃避下去。她说的很对,日后若是真成了一家人肯定需要互相熟悉,可真的要现在?

 

"蒂娜……莉塔?"迟到的纽特面对眼前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

 

"纽特,好久不见啊,下次有女朋友在场的情况下早点来行吗?"

 

"嘿..莉塔."听到纽特的声音传来,蒂娜内心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一部分。

 

"对不起,我……"

 

"没事的,你来了就好。"

 

莉塔坐在原位默默瞄着这俩人,不用猜都知道是因为她在纽特旁边,纽特才不敢过来,但从俩人含情脉脉的眼神交流中已经感觉到,他俩早就把她踢出他们的世界了。

 

"那就不打扰了你们聊,我去关注下忒修斯。"

 

"啊?"纽特愣了愣。

 

他怎么还这么愣?"纽特,趁你女朋友还没走,赶紧带家一次聚聚吧,你们继续。"

 

纽特忽然觉得一双充满力量的手正从头顶上方死死往下压着自己。

 

同样有这种感觉的还有蒂娜,直到莉塔迈着轻快的步伐再次走进人群中后她才感到轻松了不少。

 

"抱歉,我没想到她会跟你……"待莉塔走远走纽特迅速上前几步走到他身边,还是她的能量场最能让他舒心,再加上鲜艳不浮夸的妆容和这套简约的黑色礼服裙——她现在越来越美了。

 

"没什么,我们只是喝了几杯酒,闲聊了几句,她没有恶意。"蒂娜若无其事地耸耸肩,随后又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问道:"这么长时间,你去哪了?"

 

"我……抱歉,下午到刚刚一直忙着准备接生新的幼崽。"纽特把箱子放在地上,然后坐到刚刚莉塔坐过的位置上,俩人同时往各自身边凑了凑,先前的孤寂和尴尬瞬间烟消云散。

 

 

 

听人说他们经历的无聊事本身就是个耐性活,而莉塔顺着酒杯玻璃无意瞄到角落边缘的那对情侣含情脉脉你侬我侬的,不禁心中的膨胀感再次增加。她超旁边的男人笑笑,忒修斯像收到了命令一样笑着揽住她的肩膀,先亲了下她的额头,随后俩人互相送上轻柔的唇吻。

 

 

"这对真可爱。"旁边两个身穿宫廷式长裙的女人一脸羡慕极了的样子。

 

婚姻生活不美满的人可真容易满足,但莉塔多少也很担心日后自己会像她们那样整天除了八卦就是八卦。她又借着杯子看向身后,俩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纽特开始撩动着蒂娜的碎发,这小子脾气性格没变,倒是学会勾引人了。

 

与纽特互相支撑的孤傲生活里总是掺杂着涩涩的温馨,毕竟他们的共同点太多了,待在霍格沃茨保护屏障下的日子虚幻得怎么也无法着地,但又特别享受那种缺乏安全感,整天躲在他们自行构建出的,宛如伊旬园般的世界之中。

 

总有一天梦是会醒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会疏远,她以为自己离开了纽特的神奇世界后在这个残酷又冷漠的世界活不了多久,甚至在无数个夜晚,她在静静等着死亡的降临,等待着自我终结。

 

事实看来她还没到终结的时候,生活现实得让她根本没时间想终结。

 

忒修斯早在与蒂娜第一次见面时便邀请她来家中做客,结果她却被水呛得满脸通红,但还是答应了。酒会后的第三天他们便在家里摆了宴席,莉塔曾社交障碍过,所以对那些内心世界天花烂坠却不擅长表达的人都非常感兴趣,这也是她研究的一部分。她一度想主动接近蒂娜带她四处转转,帮她缓解紧张,而纽特天生的保护欲令她哑口无言,看来在他眼中,她永远都是那个冷血又危险,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疯丫头。

 

目光短浅!

 

蒂娜对餐桌文化的了解职业局限于基本礼节上,而谈话方面完全空白区,而这种情况下同样不擅长的纽特便无法拯救她了。

 

"所以戈恩斯坦恩小姐,不知道你家中是做什么的?"

斯卡曼德夫人一开口,蒂娜忽然脑海中闪现出两个字——完了。

 

"他们……很早就去世了。"蒂娜强扯出一个笑,现在她不是在为父母的去世而难过,而是为自己难过。

 

"啊……真的很抱歉。"斯卡曼德夫人十分抱歉地看向蒂娜,纽特瞪了自己母亲一眼,又接着被忒修斯狠狠瞪了回去。

 

"那你还有其他亲人吗?"斯卡曼德先生问道。

 

"有个妹妹,我们感情很好,一直互相照顾着。"

 

"那真的太好了,她也是傲罗?"

 

"哦不,她在国会总部工作。"蒂娜点点头,手头的餐刀已经把盘子里的肉切的不能再碎了。

 

"跟我们说说美国的学校吧蒂娜,那边的学校也和霍格沃兹的建筑差不多嘛?"坐在纽特对面的莉塔觉得有必要转移话题,不然这饭真的没法吃下去了。

 

"霍格沃兹我没去过,不过总听纽特提起,"蒂娜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纽特,"总的来说差不多,不过两个学校在分院仪式上有些不同。"

 

"哦?那你们是怎么分院的?"

 

"由四个学院的象征雕像选择。"

 

"那很不错嘛,反正我不喜欢被一只蠢帽子指派的感觉。"莉塔耸耸肩,旁边的忒修斯一直在忍笑。

 

"难道你们不觉得它很难看么?"莉塔插了片肉送进嘴里。

 

"Umm..好像的确有点,不过他对我很好。但我知道有些人因为它紧张地好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忒修斯缓缓把把视线转移到弟弟身上,纽特早知道会这样,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低着头自己切着肉。

 

"它就是英国孩子们的噩梦!"莉塔接道。

 

"我不讨厌它,小时候大家应该也都是在关心自己会被分到哪个院,而不是那顶滑稽的帽子。"纽特小声提了一声。

 

"你说的对,的确该感激它把我带向了轻松愉快的校园生活。"

 

蒂娜以为莉塔的一番话可能会让空气再次凝固,而除了她和纽特之外大家都一副已经不以为然的表现。

 

"你过得不轻松,莉塔。"忒修斯故意提醒道。

 

"好吧,前半段不轻松,那不得摸着石头过河么。"

 

"我也很感激那段时光,否则可能不会成就现在的你。"忒修斯的语气忽然温柔了许多。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斯卡曼德夫妇又开始问了许多蒂娜关于工作和美国人的生活习惯问题,可能因一个劲被强行扯入话题的缘故,再加上斯卡曼德夫人和莉塔也会问问纽特关于他的书本方面,对他来说相对轻松好回答的问题,蒂娜以为这顿晚餐还不算糟糕,至少避免了许多尴尬。

 

送蒂娜回公寓的时候纽特一直闷闷不乐,她这才意识到可能他们的一些话触及到了他内心深处的痛。

 

"你还想再喝点热可可嘛?"蒂娜倚在厨房墙边,手里的魔杖随时待命。

 

"先不了。"纽特拎着箱子背对着,小动作一直不停,同时不知低语些什么。

 

"很忙嘛?你知道你现在可以打开箱子的。"

 

"没事,先不着急。"

 

"你……不会是在生闷气吧?"

 

"啊?没有,没有没有。"纽特慌张的向后瞄了一眼对方,看到她的眼睛时又迅速闪躲开,幸好立起来的大衣领子遮住了他半张脸。

 

"你撒谎的技术可真差。"蒂娜直起身子走到餐桌前坐下。"你在为今晚的事生气。"

 

"不是在跟你。"

 

"那还是生气了,因为莉塔嘛?学校的事触及到你的痛处了?"

 

纽特默不作声,隐约之间蒂娜看到他有些杂乱的卷发轻轻上下晃了下。

 

"抱歉……我早就应该注意到的。"

 

"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他们的错。"箱子的盖再次翻了开,野兽的吼叫声拼命从缝隙中挤出来。

 

"Shh!"

 

"你真的不打开看看?"

 

"那……我就耽误你一小会儿时间,抱歉。"纽特急忙把箱子放平,并打开钻了进去。

 

空荡荡的房间忽然变得安静起来,蒂娜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发呆?还是——

 

"蒂娜,你要下来看看嘛?"

 

还是在等待他的邀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12)
©随便洗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