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 市 女 子 ♡ 梨

Newtina,Twissy,职业追捧小姐姐

【对话体】深夜中那些脆弱的灵魂

"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嘛?"纽特试探性地问。

"……抱歉,我又分神了。刚刚说到哪了?对,你不必刻意改变什么。"

"你是说真的?"

蒂娜迟疑了一下,"可眼下我真的想不出来你身上的问题。"

纽特愣了愣,几天前吵架时她还说他不理解她来着,于此同时空气忽然沉寂,皮克特仿佛嗅到了一丝不安,连忙从纽特的肩膀上钻回口袋里。

"想吃点水果吗?"纽特再次小声开口。

"不了。"蒂娜的语气仿佛降低了十度。

纽特有些沮丧地起身准备进入箱子,可在蹲下身打开箱子锁时又迟疑了片刻,"抱歉,上次我有些冲动了。"

"没事。"蒂娜强扯起嘴角并闭眼摇摇头,随即深吸一口气并起身准备去书房工作。

她从来都没怪过他。

"嘿,"蒂娜路过他身边时,纽特连忙抓住她的手。

他蹲在她旁边轻柔的抚摸着她掌心的软肉,由于常年干体力活,他宽厚又有些干燥的双手对比她的手显得粗糙极了。

"纽特……我还要工作。"忽然胸口一阵搅动,被压抑着的情绪搅得她连说话的力气都不敢正常使劲。

纽特没有说话,而是站起来从背后揽住她的腰,从后面紧紧抱住她。

"蒂娜……"纽特闭眼把脸埋进对方脖颈间,同时深吸一口气,让她身上的气味彻底充斥自己的大脑。

这段依偎和互相感受持续了几十秒,蒂娜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内心,"我该走了。"

"你再等等我好嘛?我会改的。"纽特侧头贪婪地吸收着她的气息,"对不起,我之前总想着自己,让你伤心了。"

"纽特……我说过我不怪你。"

"可我想改变点什么,想让你开心点。"

蒂娜闭上眼睛强忍着泪水,忽然她有些庆幸纽特是在他身后了。

"我的确有些太固执于在自己的世界了,但我不是故意要疏忽你的想法。"纽特继续说道。

"或许我们都是自私的。"

"我知道你压力大,我希望你能跟我说说,或者冲我发脾气也好。"他的鼻尖轻轻滑过她耳后的肌肤,随后又闭眼在她脑后落下个深沉又心疼的长吻。

"我不想……不想这样。"他的宽容仿佛要令她窒息了,忽然她开始逃跑躲开一切。

"嘿!"在她努力挣脱后他又连忙拽住对方胳膊并往回用力,他仓促地从侧面揽住了她。

蒂娜此时已经泪声俱下——他早就知道是工作方面的压力问题,刚才为什么还要诱引她说出来啊!

"别……"他连忙抱紧对方。他想说别哭,可哭对她来说的确是个发泄负面情绪的好方式——算了,让她哭吧。

"我不喜欢这样!"蒂娜啜泣着,同时毫不留情地朝他腰部揍了一拳。

纽特默不作声地抿着嘴,继续厚着脸皮抱着她,任由她的锤打。

不知不觉,外面传来了淅沥沥的雨声。怀中人的啜泣声随着时间流逝逐渐也平复了不少,这下她终于完全把自己的重量靠在他身上了。

"我太脆弱了。"良久,蒂娜有气无力地吐出这么一句。

"人都是脆弱不堪的,尤其是在夜晚。"纽特轻轻抚摸着她的背部,他总是这样,考把她当做需要被照顾的神奇动物一样哄,但这种方式真的很奏效。

"可我以为我已经变得很强了。"蒂娜的语气中又多了一丝委屈委屈。

"再强大的人也有柔弱不堪一击的一面,更何况你已经很优秀了。"

"都怪你。"

"对不起。"纽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我不是真的怪你,我是想说……算了,我压根不知道我现在想要什么。"

"自信心……每次都是。"纽特忍住笑意,又低头轻吻下她耳框。

"可有时候真觉得,好像我没有未来了,我甚至无法保证我们的未来会什么样子的。"

"你之前不是还说过要活在当下么?"

"真的?我有些记不住了。"

"总之自信蒂娜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理。"

空气再次凝固。

"抱歉,我刚刚有些……"

"我明白,你说的都是事实。"

"我很爱你,也很在乎你,蒂娜。"

"我也爱你,可我现在好累。"

"那今晚别工作了吧。"纽特环紧她的腰并抚动着,仿佛他打算把她揉进自己骨子里。

"可还有一些——"

"我很想你,蒂娜,真的很想。"内心深处的躁动又浮了起来,可能最终目的是得到她吧,他想。

她闭着眼睛,静静感受对方的浮躁磨擦着自己,就像块点火石一样,她还是最易燃的物品。

"谁不是呢,亲爱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0)
©都 市 女 子 ♡ 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