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 市 女 子 ♡ 梨

Newtina,Twissy,职业追捧小姐姐

短打小剧场之藏在心底的欲望


老娘出锅啦!!
————————————————————————

“跑了?三名傲罗还抓不住一个黑市商贩?!”魔法部部长赫克托·福利得知精心策划的任务失败后第一时间把执行任务的那三名傲罗叫到办公室狠狠骂了一顿。

“半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他了,结果呢?现在时间全浪费了!”福利瞄了一眼办公室里的第四位傲罗,蒂娜作为特地来执行特殊任务的外国傲罗,福利也不好说什么。

“抱歉,部长先生,我会尽力帮助你们把嫌犯抓住。”蒂娜倒是有些忍不住了,毕竟他们这次任务失败有她的一定责任。

“这不全怪你,戈恩斯坦恩小姐,要不是你看到了并及时出手,恐怕这次不仅行动失败,还又多搭上一条无辜性命。我想还得再感谢一下你的帮助。我的人可以完成这点任务,接下来你还是着重去处理其他事情比较好。”

福利严重的官腔听得蒂娜大脑发胀,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但对方的言辞说的也十分在理,她也无法再说些什么。

出了魔法部的街道对面,纽特正侧身站在路灯后,眼神飘浮不定地像是在找寻什么。

他这是打算藏到杆子后面?蒂娜下意识加快脚步穿过马路,下一秒,她便被纽特环顾四周时的眼睛捕捉到。他朝她的方向转了转,看样子是不想再躲了。

蒂娜强收了收笑意,随即故意放慢脚步,双手插兜朝前走去——

“好巧?”

“嘿!额我是说,是啊,真巧。”差不多半年时间没见,她好像又瘦了点,不过气质方面好像更成熟了些。

“看来有人早就知道了什么。”

“其实我今早才得知你来伦敦,你...快一周都没有寄信了。”

“抱歉...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就算他低头时蓬松的卷发挡住了大半张脸,蒂娜还是看到他鼓了下嘴,很明显是心有不快。

在早上得知她来伦敦时他的确惊讶又兴奋,可心中的另一个声音还在为她这么久都没回信而生着闷气。

“没关系。”纽特忍不住将视线逐渐开始缓缓上移到对方的鼻尖,接着又下滑到双唇上,然后干咽了口口水。

好像隐约之间感觉到了什么,蒂娜想——在纽特抬起头注视着她时,她胸口忽然一紧,仿佛有个难以破解的信号传递过来。可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什么,身体已经提前做出了反应: 从心跳加快开始,紧接着好像有双无形的手在把她往前推,好像直到要到对方身上才肯罢休。而对方已经抢先一步走了过来,伸出了手,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伸到她的耳边,一瞬间,一股熟悉的泥土气息笼罩在鼻尖......

“嗯?”

纽特轻轻捏了捏她的右脸,动作十分自然,自然到蒂娜产生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的错觉。

“抱歉——”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纽特迅速收回手。

"咳,难得的晴天。"纽特心虚地把视线移到街道上,此刻要是笑出来的话估计她真的会生气,他想。

"什么?"

"啊,我是说,要一起走走吗?虽然这儿也没什么好逛的。"

"可我并不熟悉这里。"蒂娜无奈地叹口气。

"我可以带你熟悉熟悉!"

"好啊,但不是现在,纽特。我搞砸了这边傲罗的任务……"

"奥,我听说了。这不怪你,而且你还救了人。"

"谢谢你的安慰,不过我有义务抓住那个通缉犯。"

"我明白,正好……额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需要我的帮忙嘛?"

"你不回家写书?"蒂娜再次双手插进兜里并歪头冲他眨眨眼。

"不急,况且你也只能停留几天……"实际上他是想说比起写书,和你在一起更珍贵并难得啊。

"好吧,反正我也不是很熟悉这里,有你帮忙倒省了不少麻烦。"蒂娜强忍着笑意并把视线转移视线到他旁边的路灯杆上。

原本纽特是打算带她去吃个晚饭再带她回家看他箱子里刚入住不久的新成员的,可又想想,好像每次都这样——他想把她往自己箱子里拉,带她去看动物喂动物,同时念叨着它们的生活习性,平时和它们怎么相处之类的话。仔细想想自己真是个毫无新鲜想法的人,幸好他这次没有条件反射地提到这个。

伦敦难得的一次晴天,这是好几天阴雨连绵后的福利。不过走在大街上还能感觉得到雨水遗留下的湿气。

就在前几天,他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在一个采光特别光亮的房间,白色的床,白色的墙,不那么刺眼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的窗帘照耀进来,使得屋子里多了一丝朦胧感。

床上正熟睡着的蒂娜穿着肉色的丝绸吊带睡裙,修长的的腿在白色不平整的床单下若隐若现,前额碎碎的刘海半遮着她的侧脸。梦中的他胸口忽然一紧,大脑也和那白色的房间一样,一片空白。

也不知是什么在驱使着他悄悄地走上前,坐到床沿上并躺了上去,他侧对着她,仔细观察着她脸部的每一处细节。

蒂娜非常可爱的一点就是她脸上的婴儿肥,尤其在她犯懵的时候会显得她更具有孩童般的天真烂漫。

他忍不住伸出手缓缓凑到他的侧颜上,指肚在她脸颊上轻轻勾勒出一到弧线,随后换成指背,在弧线内侧轻轻填补空缺,微凉又嫩滑的肌肤光是轻轻触碰就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欲望,一瞬间,他忽然想释放自己被压抑着的那部分燥热情绪。

拇指和食指缓缓捏起她的脸,轻轻捏起一点肉,随后他干咽了口口水,抬起头缓缓往她的方向靠近……

忽然,蒂娜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蹭"地坐起,吓得纽特连忙收回手也跟着坐起来,他刚想解释一下,结果对方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枕头疯狂砸向他——

"等……等等,蒂娜,你听我解释!"混乱中纽特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双臂。他张口想说些什么,可大脑还是一片空白。蒂娜等了几秒见他一句话也不说,气的想再次砸他。

"等等,冷静点蒂娜,我……我是想说,你很可爱!"纽特结结巴巴地说了这么几句,但这是真心的,他甚至没有逃避直视她的眼睛。

梦中的蒂娜并不买账,最终他还是没能逃脱被砸的命运——现实中的他是被梦里的蒂娜用枕头砸醒的。

"想什么呢?"蒂娜一句话打破纽特的梦境回忆。

"没……没什么。"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纽特此时却心虚得很。

"这很无聊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前些天梦到你了。"

梅林的胡子!真不应该说这个的,纽特暗自骂了一顿自己。

"哦?梦见我?"

"是的……"

"梦见我什么了?比一起散步要有趣嘛?"

"抱歉,我刚刚不是故意走神的,而且我很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做什么都很有趣。"

"好吧,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梦到什么了,一般……对我来说,梦境内容会更不可思议一点。"蒂娜好奇地冲他眨巴眨巴眼睛。

他要说自己梦见被他揍了嘛?那样会不会显得像她在他眼里就像个疯婆子?不不,不能说这个,这比做关于她的春梦还要尴尬。

"就是……你在睡觉。"纽特忽然心跳加速起来,眼神迅速扫一眼对方的脸想知道对方什么反应。

"睡觉?我有流口水嘛?"肯定不止这些,蒂娜忽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啊?没,当然没有!"纽特连忙摇头,不过再想想,要是她睡觉流口水的话,估计也会很可爱。

"那你在做什么?"

"看你睡觉。"

"……这有那么值得回味嘛?"蒂娜忽然有点哭笑不得。

"有,你很漂亮。"

"…谢谢。"忽然脸颊有些温热,幸好自己有头发盖住,估计他没有看到吧,她想。

"额……我还……我还掐了一下。"忽然冒出的一句话令纽特自己都有些懵,就像喝了吐真剂一样,怎么嘴巴这么不服管!

"掐?掐我?"

纽特心虚地点点头。

"掐哪了?"

"脸……脸颊。"

"所以你刚刚……不会是在?"

"哦不,刚刚真的是条件反射,抱歉蒂娜。"纽特连忙为自己辩解道。

"没事的,我没有往心里去。"蒂娜无奈地耸耸肩。

"那……梦中的我,是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问道。

"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你更温柔些。"

END
————————————————————————

清晨+旅途中=灵感!
根据自身梦境改编,梗源于 @柳舞丹青 小天使的捏脸画x
其实都写了好几天了,今天把文件导到手机上写完了,把原来莫名其妙的车删了,感觉还不错(⑉°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46)
©都 市 女 子 ♡ 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