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洗个梨

迫切想看FB2和13th DoctorԾ‸Ծ

【Trishica】Rosamond(二)——Birthday Party

有私设

按照网上的婴儿饮食指南教程,Jessica特地学着用温水冲奶粉,并一次性把家里所有奶瓶灌满。这种东西如果凉了放到热水里烫一会儿不就好了,她想,等等孩子饿了再现冲多费劲,而且情绪化的小孩子一旦要等就很容易哭……

也是奇怪,Jessica刚想到小孩子哭时,Rosamond就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这就是报应,Jessica想,她就不该想这些。她赶紧回到卧室里抱起嚎啕大哭的女儿,学着之前Trish教她的方式轻轻摇晃着,不得不说她这次的动作要比之前流畅许多,而且很多部分都是自然肢体反应。

Rosamond像吃错药了似的,好不容易做到耐心呵护的Jessica根本没有见到成效,反而怀里的孩子哭得逐渐满脸通红。

"Sh...."她尽量克制自己不去骂人。

可能是其他方面的问题,哦对,婴儿哭一般都是拉了屎,或者饿了要吃东西——她忽然想到今天看的视频里有提到这个。

Ok...还不算糟糕,慢慢来,Jessica。

忽然一股冲满危险的暧昧气息席卷而来,从内心深处散发的恐惧像披着斗篷的恶魔,疯狂地钻着她的身体试图寻找着出口。

“Jessica!她哭的吵死了!你为什么不揍她?嗯?你不是最擅长解决问题么?为什么不按照你的做事风格来了?得了吧,别跟我扯什么爱,你的生活里没有爱!”

“闭嘴!”Jessica愤怒地把手里的新尿布扔到地板上。一瞬间,空气里除了婴儿的哭叫声再无其他杂音——Rosamond还是被她吓到了,哭声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显得要比白天更加尖锐。

“抱歉...”Jessica只好快速再把尿布捡回来给她换上并抱起来哄。

“哇哦,”Malcom 成了已知被婴儿哭声吵醒的首位受害者,而他更好奇的是Jessica Jones家里怎么会出现个女婴?

“这怎么回事?”她家的门一直都是坏的,但这次是被惊讶到了所以他就省略敲门步骤直接顺着门缝进来了。“哪来的孩子?”

“Malcom,帮我把厨房的冲好的奶瓶递过来。”

“哦哦好.....Shit,这么多?”

厨房餐桌上整整齐齐地排了一排冲好的奶瓶,一时间Malcom有些选择困难不知道该拿哪个比较好,来来回回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拿起偏中间的一个,不过他的举动太过毛燥不小心碰倒了旁边好几瓶。

“哇哦,还是温的?”

“快点!”

“来了来了。”

Jessica娴熟的喂奶技术再次让Malcom有些小惊讶,甚至可以说,这从她喂奶的一瞬间开始她的气场变得温柔了许多。

“看什么看!”

“没...没什么。”

Rosamond喝到了奶之后情绪的确逐渐恢许多,甚至不哭了之后还有点开心,一直抬着小胳膊抓Jessica散着的发尾。

“你的……孩子?”Malcom在旁边默默观察着,逐渐发现她们俩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而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细数与Jessica发生过性关系的男人,据malcom所知,目前只有Luck Cage一人,而如果要是他的孩子,那肤色多少都得有点变化,而不是像现在这么白皙。

况且她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生下来。

“Oh man...”另一种可能就是,Kilgrave的?要知道这孩子看起来也差不多一两岁了,而跟Jesscia的过去,或许刚好能对的上?

“滚!”Jesscia冷冷的说了句,而她的目光始终集中在怀里的女婴上。

“...好。”malcom只好默默离开。

“嘿,”走到门口处时他又犹豫地停下片刻,“我是想说...Jessica,有什么事情...反正我就在隔壁,随叫随到。”

卧室里并没有传来任何回复。

看来这件事已经要逐渐传开,其实她也没想刻意掩盖什么——第二天去律师事务所接单子时,Jessica是直接背着孩子去的。

“Holly shit,Jessica,你别告诉我你要带着孩子工作?”Jerry Hogarth更好奇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跟你没关系,前天的工作你赶紧我结账。”Jessica下意识托了托胸前Rosamond的小屁股,刚刚打架时除了出拳还要担心着能不能伤到孩子,多少体力有点透支。

“可否恕我冒昧的问一句,这是谁的孩子?你的?”Hogarth一边快速在脑海中过滤着信息,心中逐渐有了自己的猜想,但不敢轻易下结论。

“工资别忘了,还有,把你的好奇心收起来,你知道我生气会变成什么样子。”Jesscia不耐烦地摇摇头,拿起桌上的文件直接转身走人。

Trish带了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准备开派对的东西,还有一些婴儿用的吃的,衣服,和最新款的婴儿推车,可一进门发现Jesscia和Rosamond都没在家,吓得她赶紧扔下手里的东西给Jessica打了电话。

“别告诉我你带着孩子出门打架去了!”视频通话对面的女人正好走在巷子里令她不得不去怀疑。

“嘿,冷静点——我靠你到底买了多少东西?在我没回来之前别动我公寓!”

“别转移话题,如果你敢带Rosamond出去工作,我就搬进你公寓。”

“靠...”Jessica的确打算带着孩子工作来着,“听着,总得有人照顾她,而且我是她妈我不会乱来伤到她,好吗?还有,把你那堆大包小包从我办公桌上挪走!”

“你房子里就这么一张桌子,别扯话题我要看孩子,Jesscia。”

“....”Jessica僵硬的把胳膊往下一点,胸前的Rosamond正十分投入地咬着奶嘴。

“谢天谢地,我不是说你今天不要出门了么?什么时候回来?”Trish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去催发工资,不然怎么活?快到了。”Jessica已经不想再聊下去,手里的电话已经低到Rosamond屁股的位置了。

“好,那你有没有邀请Hogarth——滴——滴。”终于,Jessica按了红键结束了通话。

Rosamond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挂了电话没多久她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Jessica身上,时不时还会抬起手,好像是要抓什么。看起来是想让人抱她陪她玩,但这可不是什么好时候,而且要是婴儿没有满足需求很有可能会哭闹,很有可能还得需要食物来辅助哄她,而Jessica什么都没有带。

“好吧...”Jessica试着把一只手举起来让她抓,“但现在我可不能抱你,我们在大街上呢。”

Rosamond像明白了什么,逐渐缓缓地把手转移过去,并抓住妈妈的食指尖。

到家之前Jessica始终保持着抬手的姿势,rosamond倒是玩的很尽兴,可这却差点废掉Jessica的半只胳膊。

“你就这么回来的?”Trish已经把彩带气球弄得差不多了,不过这也有厨房里偷吃零食的Malcom的功劳。

“我还能怎么办。”

“让我抱她吧——嘿Rosamond,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Rosamond。”Malcom听到Jessica的声音后快速把手里的小蛋糕塞嘴里嚼完,又用身上的卫衣擦擦手走出来。

“他在这儿干什么?!”Jessica顿时一股火涌上来。“你出去!”

“我是来参加派对的。”

“没邀请你,拿点吃的赶紧出去。”

“嘿!是我邀请她来的,这是Rosamond的派对,应该有更多人来参加才对。”

“她是我女儿,而且这是我家,我说了算,走。”Jessica再次歪头示意Malcom出去。

她的暴脾气只要和她熟络一点,哦不,随便走在她身边你都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不好惹,所以还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Malcom连忙从厨房里拿了几块枣糕和糖果装兜里乖乖往外走。

“Malcom...你不必走——”

“没事,Trish,反正我也是来蹭吃的的。哦对,Jessica,我准备了一个礼物给你女儿,我自己做的放到你办公桌上了,生日快乐Rosamond。”临走前他又看了眼在Trish怀里的婴儿,白皙的肌肤和那双大眼睛真的和Jessica非常像。

“希望你能被爱包围着长大。”Malcom说完便快速走了出去。

原本空荡荡又灰暗的公寓墙壁上挂满了淡粉色的彩带,沙发对面的墙壁顶端还飘着几个气球。“happy birthday”的字母气球也只挂了“happy”和“bir”这几个字母,厨房里摆好的食物盘被malcom一偷吃又顺走,也剩的不多了。刚刚的争吵一过后只剩下觉得这一切都诡异至极和倚坐在办公桌前哄孩子的Trish二人。

“你知道么,这原本是个派对,应该有很多人过来玩的。”

“有你和我就够了。”

“可这是为Rosamond准备的,她希望能看到更多人。”

“得了吧,她小的连这狗屁玩意是啥都不知道。”

“所以你也没邀请Hogarth?”

“不,我烦她。”

“好吧,我本来想打算邀请Simpson——”

“别告诉我你真找他了?!”

“不,没有!我只是想了下而已。”

“我希望你能让Rosamond过上正常的生活...”过了几分钟Trish再次打破沉寂。

“我还在尝试,尝试着呢好吗!”忽然间对威士忌的欲望突然窜上心头,Jessica尽量克制自己现在先别去上冰箱里拿酒。

“抱歉....”或许把她逼得有点紧,Trish想,她没法想象她走到现在有多艰难。

“没事,”Jessica又强行往回收了收情绪,“我来抱她吧。”

“生日快乐。”Jessica抱着女儿,并轻轻握住她的手低头轻吻了一下。

“我给她准备了礼物,在你卧室里那个婴儿推车就是,寻思哪天咱们能推着她出去散散步什么的。”Trish默默在旁边看了很久,又开口道。

其实她大可以把自己当做倾诉的对象,Trish一直都是全身心开放的状态,只要Jessica想,或者需要她,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

她会为她做任何事。

“谢谢。”Jessica迅速朝Trish点了点头。虽说眼神对上的时间可能没到一秒,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什么,每次都这样,有些贴心,暖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到头来还是只有三个人出现在这个派对上,最后那几个字母Jessica强烈反对让Trish继续弄下去。

Trish发现Jessica和Rosamond之间的交流不算多,可这就是Jessica的一贯做事风格,没法改的事,不过意外的是Jessica的耐心要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甚至她还能耐着性子和Rosamond玩一些简单的互动游戏,比如让她抓个什么东西,或者指引她去爬行甚至站起来,最终还会把鼓励性地把她抱在怀里亲一下之类的。

“答应我,Jess,把门修好了。”

“有时间的。”

“我是说,这几天我抽时间找人修。”想了想,Jessica又补充了句。

现在做的一切都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她和Rosamond,她的女儿,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安全受到保护。

办公桌上那个用旧粉色包装纸包装的只有速记本那么大的“礼物”,Jessica早就看到了,只不过一直懒得拆而已,Malcom还能送些什么,他的破烂东西里挑出来的能当礼物送的也就那么几个,她都知道,而这些东西她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直到半夜又睡不着觉时,她起身找酒喝又看到了它才寻思把它拆开。

厚厚的包装纸下只有一张纸条和一个挂坠。

“生日快乐,Rosamond,希望你以后会健康快乐的长大,并且一直陪着爱着你的妈妈,这是我自己做的护身符....好吧,是从一个哥特男兜里顺来的,我又自己加工了下,希望它能保佑你一直安全。——你的邻居Malcom叔叔。”

真是幼稚又蠢透了的东西,Jessica看完之后不禁鸡皮疙瘩竖了起来,不过嘴角却藏不住自己的笑意。那个挂坠是银色的圆形扁牌,上面画了个五角星,一看就是什么崇拜女巫的哥特家伙的东西。

“比硬币都大两圈的狗牌,一个一岁小孩咋带?”真希望他在做事之前好好动动脑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5)
©随便洗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