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 市 女 子 ♡ 梨

Newtina,Twissy,职业追捧小姐姐

【Trishica】Rosamond

Jessica Jones偏百合向

有私设!!!(请看下一行)

Jessica从紫人手里逃出来之后发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

 

在纽约,倘若你发现白天街上行走的都是衣装革履的白领商人,那么到了晚上就是夜行动物的专属时间了——对,就是那些浑身呕吐残留液加酒精味的酒鬼,小帮派混混,还有整夜混迹夜店的富二代们......

 

这是今年第三次满月,Jessica一如既往躲在某个楼梯铁架子处蹲着点。身边敞开着的背包里那瓶威士忌已经喝了大半瓶——这才十二点二十四分?她有预感自己可能会等上好几个小时,而这么枯燥乏味的过程可绝对不能少酒。

 

天上那团圆圆奇怪的物体好像投放出了一条无形的线,总是在不停勾着Jessica的神经,好让她抬头向右偏七十五度与它对视。 

 

真他/妈是个奇怪的世界。

 

Trish的一通电话打来,她才明白这奇怪的感觉就是预兆,意味着注定是要发生点什么。

 

“嘿,Jess——别挂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你说,”在Trish的世界中什么都很重要,Jessica早就对这句话免疫了,“等一下,”她迅速放下手机再拿起相机拼命快门,实际上她的目标并没有出现。

 

“好吧我知道你忙,但你这次一定要听我讲,Jessica Jones.”

 

Trish突然叫了她全名,倒还真令Jessica把注意力稍稍偏向了电话这头。

 

“好了,趁你电话还没挂,我是想......我知道你前段时间过得很困难,但现在kilgrave已经死了,一切都好起来了,所以我在想...我的意思是......是关于Rosamond。”

 

Trish把那个名字念得很轻,但还是像一把尖刀狠狠戳进了Jessica胸口。

 

仿佛隐约之间周围又被那魔鬼般的紫色缠绕,她一度想扔进黑匣子里的过去被再次打开,翻动着,找出相关片段记忆,逼着她去看,去回忆,感受曾经的痛苦绝望,不断把原来的伤口翻新,加深着。

 

“抱歉Jess,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我是说,毕竟她是你的孩子。”

 

Jessica早已没有再按动着快门——她现在架着相机的样子刚好能做完美的掩护,掩护她恐惧脆弱的那一面偷偷跑出来透口气,然后好再狠狠把它扔回黑暗里。

 

“Jess?你还好吗?”trish说完话已经过了将近五秒,而Jessica还始终一动不动地举着相机在原地,”抱歉,我应该当面跟你说的。”

 

“你说得对,”Jessica强制自己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来,好让自己已经混乱不堪的情绪稳定一点。过了几秒她还是没有想出来要说什么,只好以最快速度放下相机并说了句“一会儿聊”后快速挂了电话。

 

她迅速坐下来并喝了光了所有威士忌,这才逐渐抑制住自己本要像洪水般带着眼泪的脆弱情绪。

 

生活开始好了么?不,才不会有那么好的事,永远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的漩涡,她的生活不可能好起来。

 

第二天Jessica乖乖听从Trish发来的短信去了她公寓,不过晚了一个小时零四十分钟。

 

“Jess?”Jessica的侧脸明显有擦伤红肿的地方,不过trish已经习惯了,同时也识趣的闭上嘴不去过问,转身去冰箱里拿了个小号冰袋并用毛巾包好递给她。

 

对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谢了。”

 

一瞬间空气顿时凝固,坐在沙发上的俩人都好像在等着什么似的。

 

“你想看她的照片——”

 

“不。”

 

空气再次凝固。

 

“这个月月末是她的生日。”

 

Jessica犹豫了片刻,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照看她的那对中国夫妇说她现在在学走路。,我这儿有她的照片,”trish把茶几上的唯一的档案袋往Jessica身边推了推。

 

Jessica一手拿着冰袋一手紧紧拽着敷着冰袋胳膊的袖子,她盯着那个卡其色的纸袋子,大脑一片空白,她怎么不想看她呢?可是她也深知,一旦看了,可能就会发生些什么。她感觉自己正被两股力量控制着,一个死死拽着她不想让她靠近那个袋子,而另一个又不断地给她希望,甚至可以说是用“美好”来形容的不存在的幻想。

 

“我在想,或许我们可以把她接回来。”Trish鼓足了勇气,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口。

 

“她长得很像你,Jess。”过了两秒她又补充一句。

 

 

 

抚养一个孩子来说是件很严肃的事,其实早在怀孕第五个月时Jessica还有着堕胎的冲动,可到了医院她又跑了出来,穿着病号服一个人躲在不知道是哪条街道巷角的垃圾堆后面哭着,那是她离开紫人之后第一次彻底释放了自己的情绪,同样也是最后一次,然后她冷静的与Trish联系了某个中国夫妇,又给了他们一大笔钱作为“寄养费”,等着有一天Jessica能彻底走出kilgrave的阴影,再把她养大。

 

Rosamond是Jessica随口说的名字,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挺好听的,后来Tirsh说是代表着美好与纯洁的玫瑰,Jessica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接Rosamond时是Trish自己去的,同时又给了那对中国夫妇一大笔钱,他们才打消了想赡养rosamond的念头。

 

孩子被接回来的当天,Jessica刚翻上阳台就听见了一阵尖锐的婴儿哭闹声。一瞬间复杂难以表述的情绪再次覆盖她全身,大白天站在太阳底下却直冒着冷汗。

 
"听听,我们的孩子的哭声可真吵,Jessica,你肯定受不了的。"隐约之间她又听到了紫人的耳语。

"我真希望她长得更像我一点,你觉得呢?如果也有我的能力就更好了。"

做梦去吧——Jessica的身体迅速抢在意识前面打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Rosamond就在Tirsh的房间里,Jessica的勇气也止步于她的房间门口。

 

过了几分钟Trish带着Rosmond出来了,一瞬间Jessica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可她就那么出现在自己眼前了:好像要比她想象中的要大一点,可四肢还是很短很细,一身嫩粉色的婴儿带帽连体衣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想抱抱她么?”Trish边轻拍着怀里的婴儿边往对方身边走去。

 

但愿不要像她想象的那样残忍,Jessica皱了皱眉,一瞬间她又产生了些抗拒。

 

Trish很清楚她是担心孩子长得像Kilgrave,所以识趣地把Rosamond的帽子摘了下来,然后微微侧身好让她看清孩子的模样,“我说了,她长得更像你。”

 

她的眼睛好像...好像和自己一样?Jessica愣了一下。

 

“抱抱她吧,”Trish又提醒了一句,等了半天jessica才眨巴眨巴眼睛回过神来并伸出了手。

 

她僵硬的学着Trish的样子接过孩子,同时一股专属婴儿的牛奶香味逐渐围绕过来。她有点担心孩子会不会掉下来而忘了自己是个大力士,Rosamond被她胳膊压的很不舒服地哭出声。

 

“Shit!”她就知道下场会这样!Jessica想赶紧把孩子送回Trish怀里

 

“Jess,放松,放松,轻轻摇摇她”Trish并没有要接的意思,而是过来帮她安抚Rosamond的情绪。

 

“怎,怎么摇?上下?”Jessica僵硬地上下晃了晃。

 

Rosamond还是没有停止哭泣。

“动作幅度小点,额,你也可以试试左右,实在不行轮着试?”

 

Jessica只好听从对方的建议上下左右晃了晃。

 

“轻轻拍拍她的背?”

 

“拍了,好些了吗?”

 

“好像好点了,那个,你稍稍晃晃别听,她可能有点怕生。”

 

“啊,”有一瞬间Jessica脑海中好想飘过去了一句“我是你妈你怕个屁?”

 

“好了,好了好了。”

 

Rosamond总算安静下来了,二人都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小Rose现在对身边的这个女人充满了好奇,甚至伸出小手去抓了抓Jesscia的下巴。

 

她真可爱,好像一股暖流,不经意地就这么吹到了Jessica身上,又顺利进到她满腹疮痍的心,还带着牛奶的味道。

 

"好了。"终于,Jessica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

 

她忍不住闭上眼睛用鼻尖轻轻蹭了下女儿的滑嫩的小脸,而后者的大眼睛在眨巴着,好像刚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她还没反应过来,Jessica实在没忍住,迅速凑过去亲了一口。

 

“我要留着她,我是说,我们一起养她。”Jessica冲Trish点了点头,又迅速转身吸下鼻子。

 

 

 

两年前

 

“Jessica,你不能再继续喝下去了,至少现在你要考虑一下你肚子里的孩子好吗?”

 

“你他/妈在逗我吗?你知道它是谁的么?这特么是kilgrave留下的,恶魔!”

 

“Jess...”

 

“我他/妈死也不能留着它。”Jessica冷笑了一声,继续喝着新打开的威士忌。

 

“是个女孩,你知道么?”

 

Jessica愣了下,随即又迅速恢复原来的面无表情,时不时闭眼皱眉抑制情绪的状态。

 

“Kilgrave已经死了,但她是无辜的,Jess。”

 

“我永远都无法做个好母亲,Trish。瞧我的生活,”Jessica摊手并环顾一圈四周,空荡荡的客厅里除了酒瓶还是酒瓶。

 

“所以我才想让你去看心理医生,或者,我们可以一起抚养她。”

 

“你也不会是好母亲的。”

 

“……但至少我会努力去朝那个方向做!Jessica,你要比我强大的多,所以,别放弃行吗?”

 

“你他妈永远都不会明白Kilgrave的声音缠绕在我身边的痛苦!现在会,将来也会,现在又要给我一个实体...恶魔二代?"

 

空气中只剩下吞咽酒水的声音。

 

"听着,我不会抱怨生活有多么不公平,或许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可有些事情我还是可以干预的,以防避免更可怕的事情发生,比如这个,”她指了指自己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你就没想过她以后会不会也是个有异能的怪胎?如果她继承了Kilgrave的能力呢?你想让我在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时再亲手杀了她么?!”Jessica一怒下把酒瓶直接摔碎在墙上,接着袭来的是一阵疯狂的恶心感。

 

“真他妈是报应,”干呕过后Jessica无力地瘫坐在地板上。

 

可惜那半瓶酒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5)
©都 市 女 子 ♡ 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