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 市 女 子 ♡ 梨

Newtina,Twissy,职业追捧小姐姐

短打小剧场之书信

等火车之余匆忙码的字……

深夜要做的事

纽特迟迟没有拿起笔写一个字。已经回家快一周,理应先给远方的朋友们回个消息,这也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只是这封信注定要寄到蒂娜手里,昨晚他还梦见到了那个内敛有趣的美国女孩,梦中他们一起散步在夕阳西下的海边,悠闲地谈天说地。梦中满是现实里难以达到的纯粹愉悦和倾慕,橙红色的夕阳洒在她的蓝色的大衣上映出了世间最动人的过渡色。再晚一点,他想,等天色再暗下来些,他就立刻凑过去亲她……

其实难以表述的复杂情感在面对纸张时,会比面对面更容易表达出来,可纽特还是有些慌乱,心中想对她说的话有太多太多,到底要从哪里开始?在谈及对她的感觉时,究竟该从何写起?

经常给他送信的猫头鹰在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善的,只可惜了它耐性很差,你要是让它多等一会儿或者没有注意到它的到来,它的脸会迅速涨成一团红球,很有可能突然扑过去把你的头发抓成鸟窝,把信件吐在你脸上跑掉,而刚刚纽特就犯了第二种错误。只是这只猫头鹰平时和纽特比较熟络,纽特每次见它来都会喂它点零食,所以这次看在零食的份上就没有太使劲。

"梅林的胡子,蒂娜的信!"当信封上那几个"Porpentina Goldstein send"的单词刚映入眼帘时纽特感觉他全身细胞都颤抖了一下,紧接着是不断加速的心跳声——女士已经主动寄信了,纽特你还犹豫什么呢?

半年后

"……实际上我昨晚一整夜都在脑子里刻画着你的样子——穿着黄绿色缎料吊带连衣长裙搭配白月光石项链的你,原谅我肤浅的想象力,恐怕我想象中的你要比真正穿这身的蒂娜小姐逊色太多。要是我也在你同事的婚礼现场就好了,我想一定是婚礼嘉宾中最优雅的女性……"

纽特信中那些精心勾勒出的细花体字简直是世间最精美的艺术品——"我的书已经改的差不多了,答应好的要亲手送你签名书的事我一直都记着呢……诶呀,好像我每次都不忘提我的书和我的动物们,可是谈及伦敦的生活时我的生活其实很枯燥乏味,有时候我也在计划着要不要再出国旅行,或者去纽约见你,眼下来看,一切都要等我的书完成之后……梅林的胡子,这是我第二次提起书了,原谅我把这封原本充满对你的思念之情的信件弄得这么糟糕无聊……"

这真的没有什么,蒂娜笑着摇摇头并信放到餐桌上,再转身挥动魔杖把新买来的芒果去皮切丁放入装有一半牛奶的容器中——这是她的早餐。

奎妮离开家里和雅各布去国外寻找学习新的烘焙技术已经快半个月了。最开始她自我催眠自己过的很好这点倒是很成功,可每天都是黄油啤酒芥末热狗的,没过几天她就受不了了。不过这次却意外收到远在英国的神奇动物先生的格外关心,自从他听说奎妮出国了后,原本一周一封的信件突然频繁到一天一封。纽特在信中温柔地表示担心她一个人会无聊,或者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才加频寄信次数,用微不足道的文字来充实她空荡荡的房间。

蒂娜用叉子叉起一块芒果送进嘴里,又拿气那封信继续浏览起来。纽特的信中总会透着一股湿润的泥土气息,好像绵绵细雨后的晴天。她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纽特在照顾动物之余,在他箱子里的小木屋里"奋笔疾书"给她回信的样子。说不定那个淘气的嗅嗅又会趁机钻进去偷他的钢笔尖……最近这段日子她习惯笑着与纸笔相伴,有时会开着留声机,坐在窗台写信;或者坐在厨房里,用干净的盘子垫着,蜷在橱柜与橱柜间挥动纸笔;或者躺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回信。

每天写信本身也没有那么多能写的有趣的事,可她脑海中不断飞舞盘旋的思绪却总是写不完,尽管有些是她非常不好意思表达出的,对收信人的爱慕之情,可要是不写出来的话,恐怕当它们飞到遥不可及的天边之后就再抓不到了。纽特的书根本不像他在信里说的那么无聊,草稿她又不是没见过,而真正重要的,是有史以来她第一次见到会以神奇动物为主的书籍。纽特的草稿中也把每个动物的形态特征,生活习性等记得非常清晰,还有他自己的涂鸦,十分精美,这么有趣并充满革命性的东西,她怎么会觉得无聊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35)
  1. AveCher都 市 女 子 ♡ 梨 转载了此文字
©都 市 女 子 ♡ 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