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洗个梨

迫切想看FB2和13th DoctorԾ‸Ծ

【Newtina】Don't Touch

一发完

倒计时二十九天

不愿透露姓名的"Mr.Mistery"把新调好的马提尼推到蒂娜面前,咽下酒水后火热的灼烧感滑过身体,最终浑身发热的感觉倒更令她对其憧憬。之前的六杯伏特加已经麻痹了她敏感脆弱的感官神经,但这并不代表她需要终止对酒精的享用,实际上这只是刚开始——

每到周三和周末,那位"Mr. Mistery"都会坐在吧台最边上位置,并为邂逅到的神秘小姐摆好六小杯伏特加——这看起来像某种共识,并且这种模式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左右。他们通过酒精相识,又因喜欢跳舞而走近;他们都喜欢趁被酒精引起的兴奋劲儿正火热着时跑入舞池,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包围住一起跳快节奏的舞。蒂娜喜欢一切都不需精心策划,可以尽情释放自我的感觉,同样也不用担心周围人的眼光,尽管这里总是少不了平日绝对可以吓到她的,那些投射着欲望的眼睛——这可能是酒精摄入过多的缘故。

感谢伏特加。

不知为何,这次喝了这么多酒精后蒂娜还是没有想跳舞的欲望——总有一段段轻快充满浪漫味道的旋律温柔地抚过她毫无防备的耳框。

"换了新乐队?"她才发现原来的胖黑人麻鸡二人组换成三瘦一胖的黑人麻鸡四人组。

这旋律听起来更像是在讲述这什么故事:可能是某个阳光正好的下午,或者某个灯光散落的夜晚,遇见了某个人,陷入了令人痴醉的爱河中……

有点像第一次进纽特箱子里时,看到属于他的世界的感觉,但也有点像曾经一天的工作结束回家后,两个人轻松惬意并充满爱意的谈话。蒂娜从不避讳想这些,毕竟那些过去是非常美好值得回忆的,再加上她被这伏特加挑得兴奋至极,竟更有些喜欢这种感觉:安静地听着令人痴醉的爵士乐,再配上酒精,把酒神的痴醉迷离发挥到极致,忘却所有。

“告诉我你的名字?”

隐约之间她好像听到某个男声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她垂眸微瞟,才发现余光里的"Mr. Mistery"离自己非常近,努力回顾之前遗漏掉的细节后才明白他是在问她的名字。

"Umm...Miss.Mistery,你知道的。"由于周围的音乐声太大,蒂娜只能凑到人的耳边告诉他。难道气氛的缘故,这位从一开始就不愿意透露姓名的"Mr.Mistery",在与她共舞近一个月后才想起问她的姓名?

好端端的非要破坏这简单纯粹的关系呢?

蒂娜抬手又点了两杯伏特加,同时无视掉"Mr. Mistery"忽然变得深情暧昧的眼光,她拿着两杯酒起身,踩着温柔的节奏走进缓慢舞动身体的人群中。昏暗的灯光再次吞噬她的身躯。她闭上眼睛一口喝光手中的一小杯酒,又跟着周围人一同轻轻晃动腰肢……

"Mr. Mistery"以为蒂娜在跟他玩“你跑我追”的情趣游戏——高挑纤细,千杯不醉的女人在今晚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红晕,她这个样子是非常少见的,再配上蓝色的长裙,宛如一朵只在午夜盛开的蓝色玫瑰。他心中的兴奋被激得更加火热,赤裸的眼神堪比伏特加落入喉间的炙热。男人迅速冲进舞池,一把揽住蒂娜正在摇摆的细腰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看来这位“Mr.Mistery”醉的要比她还要深沉,她笑着想。第二杯伏特加也被她一饮而尽后边抬手用力把空杯扔到没人的角落里。该拿这位先生怎么办呢?蒂娜还是想与他保持原来的舞伴酒友关系——当初和纽特说暂时分开一段时间时只因自己很怀念轻松自由的小日子,爱河什么的,跳进去一次就出不来了,她好不容易才爬出来,暂时不想再回去了。

可对方鼻息间时不时吐出的伏特加味实在太令人着迷了!蒂娜穿了高跟鞋后就比"Mr. Mistery"高出半个头,导致对方的气息恰好总是打在她敏感的脖颈上,再加上昏黄的灯光,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肌肤温度正在直线上升。蒂娜忍不住抬起头,酒精味令她的大脑沉沉的。恍惚间她发现头顶上的灯在她注视下总会多出好多倒影,时而聚合时而分开的,再低下头去看抱着自己跳舞的男人时,“Mr.Mistery”的头也多了好几个幻影。她猛地意识到这次的酒精摄入量有些过多,于是努力眨巴下眼睛试图理智不从上方滑落——他之间的距离早就严重超过了她设定的安全警戒线。

蒂娜抬手用力把他的双手扯掉。可男人偏偏就喜欢欲拒还迎,征服挑战: 他每往前走一步蒂娜就后退几步,顺便给周围已经擦出爱火的男男女女们让出缠绵舞动的位置——感谢"Mr. Mistery"的深情款待,下次,她不会再靠近他了。

"You can say my name,but don't touch my body。"

    该冲个冷水澡——幻影移形到家后蒂娜脑中突然出现这个想法。由于没有点灯,她在漆黑的公寓只能摸索着前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不点灯,她享受被黑暗吞噬的感觉。尽管清脆的瓶罐碎裂声刺得她心脏猛地收缩一下,而大脑又以最快的速度忽略掉这些,以便让她迅速跑到厕所浴缸前把水龙头开到最大,然后再缓缓褪掉遮盖的蓝色长裙后迅速倒进去:她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任由冰冷蔓延全身,压破她身体最外层温暖的屏障。透明的水把她轻轻托起,体内的焰火热正缓缓飘散分开,与水本身的冰冷相互交融......
   
    跟着幻影移形回来的纽特迅速向浴袍施了个飞来咒,同时快去把躺在水里的蒂娜抱出来用浴巾裹住——这个酒精摄入过多的女人早已醉的不省人事,他已经第二次把她从冷水中捞出来了!而蒂娜之所以会认为泡冷水可以醒酒,是以为上次自己是被冷水激清醒的。

进水和第二天早上起来这段时间她脑子是断片的。
   
  纽特紧咬牙关,眉头紧皱的同时又低下头把她送到床上——今晚在麻鸡酒吧发生的事情同样也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蒂娜素来喜欢去麻鸡酒吧跳舞,但她每次来也只是喝酒跳舞。上周他躲在酒吧最偏僻的角落里观察了一周才鼓足勇气想在今晚和她来个"偶然邂逅",他甚至"说通"了酒店老板把乐队换成他请来的乐队,而那首蒂娜非常喜欢的爵士乐就是纽特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乐队后,根据他们量身定制的。

她翘腿托腮倾听的样子足以证明她很喜欢,但没想到竟会起了这样的作用。

一想到那个陌生麻瓜贴得他那么近就怒火中烧,该死的,这支舞的男主角明明应该是他!

蒂娜已经陷入深度睡眠状态,凭经验来看看她应该不会出现宿醉呕吐了。纽特往后退了一步并在床沿处坐下,同时目光直射向地板。其实他是想看蒂娜的,不得不承认,她今晚很漂亮,非常性感迷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敢往床上多瞟的主要原因——他怕一被吸引住,就再也无法收放自如了。

离复合时间还有二十八天,真该死!

绝对不能让她由着自己性子来。纽特迅速起身幻影移形回酒吧,果然,刚刚那位大胆的麻瓜还坐在吧台前喝着酒,时而像在寻找什么似的抬起头四处瞟望,一无所获后又摇摇头,继续喝着闷酒。

纽特也很需要来一杯缓解下心情。他故意与那位麻瓜相隔一个座椅,以便能更好的观察他。麻瓜男子的白色西装看上去价格不菲,锃亮的黑色黑皮鞋显得纽特自己脚上还沾着泥点的棕色牛津鞋十分廉价。蒂娜现在喜欢花瓶男了?嫉妒的火焰上再浇上一层酒精只能更不受控制的燃烧

"我刚刚看到……舞池里,你和她……"深吸一口气后纽特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她很迷人,是吧""Mr.Mistery"苦笑着再次一饮而尽,转过头看了看这个身穿孔雀蓝大衣,头发毛燥的家伙,以他的经验,这样的人应该喜欢坐在角落里观察一切。来到吧台主动和自己搭讪……难不成他也被她迷住了?
    
不足为奇,这种高挑性感不同寻常的神秘女子,被他吸引的绝对不止他们两个。

他要说他们很配这种违心的话么?纽特也只是想了想,又点了一杯龙舌兰低头闷喝着——他想警告他离她远点!

"恐怕她不会和这里的男人有任何瓜葛,""Mr.Mistery"突然开始自言自语,"我们认识了一个月也仅仅只是单纯的喝酒跳舞,她从没说过任何关于自己的事,也没有对别人产生好奇,她的眼里只有酒。"

纽特体内的嫉妒之火突然凝固住——一星期前他才来了这里,发现蒂娜有个固定男伴,但没想到他们竟认识了一个月?!

"她叫什么名字?"纽特装作好奇的样子问道。

"哈哈,"这句话莫名戳中了对方的笑点,"我不知道!你能想象出来嘛?我们互相叫对方'Mistery'!我的意思是,这听起来很有趣,很浪漫,起先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没想到她真的一点也不想更进一步,不然我今天也不会大胆的问她名字。"

"或许她就不会离开……"

隐约之中好像有那么一丝丝同情滋生,意识到这点后纽特也很惊讶,不过更多的是窃喜——他的确翘起了嘴角,他的蒂娜果然没有乱来。

"她心有所属,","Mr. Mistery"喝多了就变成了个话痨,但更像个失恋的苦情男,"你看到她今天的样子没?我第一次看到她那这样——陷入某种情感回忆之中,宛若少女,很甜很美,我以为她心里想的是我。"

纽特彻底呆愣住了,那个人是他嘛?毕竟出现在她生命中与她相爱的男人好像只有自己一个,现在可以把这个可怜的麻瓜彻底排除威胁了。纽特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这女人……",蒂娜的脸像放电影似的不断在纽特脑海中重复变换

一股温柔的夏日的风轻抚过纽特胸口,他又恋爱了。

"Mr.Mistery"看到纽特像个怀春少年一样低头傻笑,顿时觉得他蠢透了,可他自己不也是么?恋爱中的男人果然都像幼稚的小男孩。

已经没有爵士乐的清零的酒吧只剩下两个各揣心事的男人互相傻笑对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8)
热度(26)
  1. AveCher随便洗个梨 转载了此文字
©随便洗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