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洗个梨

独立人像摄影师,已经放飞自我的文渣,目前对Newtina情有独钟,其他cp见Tag

他们的孤独情事

10&Kilgrave

伪拉郎

———————————————————————————————

服务员刚送过来的咖啡上那个被简单勾勒出的笑脸看上去并不会让人觉得想跟着笑起来。虽说Doctor内心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多少快乐,可他下意识还是礼貌性地冲服务生点头微笑。他又转过头看着杯中的笑脸,脑海中却忍不住浮现出了另一张熟悉的轮廓......

 

“不用逞强,我也不喜欢那个,”Kilgrave挑眉点头示意一下他的杯子,“所以我从来都不会让他们在那上面画上什么,那样只会让我感到更生气。”他还是没忍住从怀里拿出信封并打开瞧瞧,想看看Jessica昨天都去哪了。

 

“啊?不不,这很可爱!我很喜欢!”Doctor故意咧嘴笑笑去模仿杯子里的笑脸,可那个弧度有些过于夸张导致他面部肌肉没过多久就坚持不下去了。“...好吧我承认,但这不是它的错。”

 

“或许吧。”Kligrave现在并不是很想理他。

 

身边有人却不想跟他说话的感觉令Doctor非常不适应,要知道他宁可处在口水战中也不会想被别人晾在一边,而且还是被一个和他长得几乎一样还主动邀请他喝咖啡的人忽视。他还以为他们会因为这张脸而讨论的热火朝天,然而事实竟然这么枯燥无聊。不过在他翻照片时Doctor也多少瞟到了点内容,照片上全是一个女人,一个很好看的黑发女人,甚至在看照片时那个人的嘴角会微微翘起来。不过奇怪的是好几张都是同一个角度的慢镜头,连起来就是一个回眸或者转身的动作,这看起来很像偷拍?

 

“她很漂亮。”Doctor再次打破沉寂。

 

“是啊,她是最漂亮的。”Kilgrave警惕性抬眸瞄了一眼他,同时又挺直身体把照片都塞进信封里放进怀里。

别人看自己时就是这样吗?他好像比自己更年轻些,几年前还没留胡子时他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这张脸看上去更蠢了点,宛若一个不经世事的青少年,从他笑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了,笑一下恨不得要把脸上除了抬头纹之外的纹路全都扯出来。

大衣还凑合过去,可这帆布鞋是什么奇怪的搭配?还是红色的!Kilgrave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的好感度在自己心中直线下滑,“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在地狱厨房从没见过你?”

 

“哦...I‘m The Doctor.’”Doctor下意识直起腰并理了理自己的大衣,“这里是地狱厨房?怪不得开始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些陌生。”

 

“Doctor?Doctor who?”Kligrave忽然有种这个人不简单的感觉,The Doctor?谁会给自己起这么蠢的名字?而且他非常讨厌Doctor这个职业。

 

“Umm...just The Doctor。”这个自称Doctor的人一讲话就总会摆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真想冲他的puppy eyes挥上一拳,不过庆幸他从不打架,不然早就这么做了。Kligrave忍住不冲他翻个白眼,“你来这里做什么?”

 

“事实上不是我要来这里的,是我的sexy...我是说,我的车送我来这里的,估计她是想让我出去散散心什么的。”

 

这人说话奇奇怪怪的令Kilgrave有点不耐烦,但同时好奇心也忽然涌出来,“散心?为什么散心?失恋了?”

 

失恋二字就像是一把左轮手枪“砰!”地一声直击他的心脏,这令他有些猝不及防,只好转移时线到旁边去看旁边那群啄面包渣的鸽子群。

 

对于Kligrave来说这已经算是回答完了,他的表情和举动出卖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有时候他也会像他这样,一个人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坐着看鸽子吃东西,有一只特别贪吃,每次都要多啄几口才忍心离开,所以它永远都是天空中鸽子方阵中的最后一只。每当那群鸽子飞起来时他也会随之转移视线到天空,要是他有会飞的超能力该多好,或者像这些机灵的小家伙们有着一双翅膀,他就可以天天飞到Jessica家窗前去看她,当他俯瞰城市时,能最先捕捉到她的身影。

她是他心中最大的结,也是这辈子都无法打开的锁。

 

“她叫什么名字?”沉默半响后Kligrave再次开口

 

“哦?哦,她啊...她叫Rose。”Doctor的思绪再次被Kilgrave的声音拽回,或者那是自己的声音,他在自己问自己,一时间他有点搞不清楚。

 

“Rose?听起来...还不错?不过我更喜欢Jessica这个名字,Je - ssi -ca,瞧,发音多好听。”

 

“这么说,照片里那个女人的名字是叫jessica?”Doctor撇撇嘴挑眉看了看他的胸口处,好像对那个叫Jessica极为好奇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Kligrave惊讶的睁大眼睛。

 

“Well,不难猜,刚刚你看照片时眼神极其专注,有时候还会微笑出来,而这些照片全都是一个女人,甚至有几张连起来其实就是同一张表情。我敢打赌你每天都会在这里看她的照片,从刚刚要咖啡时你习以为常的样子就能看得出来,而且...”Doctor再次把咖啡端起来喝一大口,并伸出舌尖舔了舔沾了白色泡泡的上唇。“你雇了人跟踪她了吧?这种做法可一点也不绅士。”

 

这些逻辑推理其实都很简单,只要肯细心观察到话就能发现。或者可能是今天天气比较清爽,坐在对面的那个人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缘故,他竟然不怎么生气,反而一股酸涩感涌上胸口。“她和别的男人上床了。”Kligrave忽然想到了一个理由。

 

“哦,抱歉...”Doctor本想说你继续这么做的话对谁都不好,可他又有什么资格呢?感情方面他就是个白痴。

 

“那么你呢?看样子你也经历了许多,你的Rose也出轨了?”

 

“不!让然没有,我们...还没正式开始就结束了。”Doctor的神色忽然黯淡下来,他克制不住去想那个善良的姑娘,他很爱她。

 

“发生了什么?”

 

“很糟糕的事,我们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一个世界了。”

 

Kligrave误以为是他们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但论两个世界,他和Jessica不也是么?幻想着自己是超级英雄可以拯救世界并且令他又爱又恨的Jessica从来都没有站在他的角度理解过自己。

 

“跟我走吧,我请你喝一杯,我对你和Rose之间的事情十分好奇,你可以说一说。”Kligrave站起来并理了理自己的西装,这个人看似无聊,品味又差,但也不是没有改造空间,但还仍可以补救。

 

Doctor礼貌的跟着站起来,对方这身西装穿上去非常好看,或许自己也应该入手一套?不过他还是有点舍不得自己的匡威帆布鞋,还有这件大衣,里面有好多内衬兜可以装一些旅行必备小物品什么的,但这身西装可能就不会这么实用了——“谢谢你,不过...我想我还有其他事情,恐怕这杯酒,只能改天了”

 

他不会回来了。

 

Doctor点点头表示肯定后便双手插兜转身离开。他并没有回头看,自然也没有想到自己身后有三四个黑衣保镖在跟着他......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3)
©随便洗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