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洗个梨

迫切想看FB2和13th DoctorԾ‸Ծ

Soulmate

Twissy短篇

时间线在S10E07之后

刀马大法好!
—————————————————————————————— 

拨片始终停留在电吉他最上面的两根弦上方,迟迟不肯坠下来划出半点声响——这次试图与从保险库里的钢琴声合音计划再次破灭,不是说Missy弹得不好,相反,她弹得简直棒极了,只是这流畅轻快的旋律中却透着弹琴人浮躁不耐烦的情绪。

再不去哄哄她,恐怕邪恶之母的焦躁就要彻底爆发了。

Doctor不止一次强调,她正在坐牢,就应该承受犯人所需要承受的枯燥无聊,并在此期间改头换面从新做人,否则就算到了一千年的期限,她早晚还得被处死,到时候会不会救她可真的难说了。六个月不曾探望并不是他的本意,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繁琐,而换做是谁无聊了六个月,也都会想发牢骚的。

倘若一个学生上了两个月的课,中间又旷了一个月课的话,之前学的那些十有八九都会忘得一干二净,更何况他绝不会允许有学生旷他的课。Missy也是他的学生,一个被黑暗吞噬了的学生。他正一步步引领她走出来,试着帮她用另一种她从未尝试过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他保证那要比她印象中还有有趣得多。六个月可少了不少节说教课,这对她的变好之路有着很大的不利因素,Doctor这么催眠着自己。

 

Missy正忙着演绎一场堪称完美的钢琴演奏,但这也不代表她没听到输入保险库的密码声。她本以为自己会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收回散发出去的所有活力,也有可能受负面情绪影响导致她控制不住自己想照着Doctor的屁股踹一脚,可到了真正发生时,她内心竟毫无波动,甚至都懒得理他 。

“我给你带了披萨,我保证你吃一口就能爱上它!当然还还有鲜榨的芒果碎冰,上面还挤了鲜奶油!”透明钛合金防弹玻璃已经被doctor打开,Missy却依然在自我陶醉地变换着旋律,看样子她真的生气了。Doctor把沙发茶几都搬到保险库并调整好物品与物品间的位置距离,又把食物放在桌子上后才直起身舒出一口气,要知道这沙发可不轻,他一把年纪来来回回搬了这么多个重物很需要多喘几口气来调整心跳节奏。“我知道,但你知道的,情况特殊,我不能让僧侣发现保险库的存在。”刚刚还十分激昂的调子正逐渐开始舒缓下来,不知不觉间她又完美的衔接了另一首温婉轻快的曲子——其实只要说点好听,再找点好玩的就可以解决了,实际上Missy才是最好哄的那一个。

“我给你找了本书,故事非常有趣,”Doctor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同时停顿片刻想看看她的反应,“当然,我还拿了电视,要是你还喜欢看《天线宝宝》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看,”

 

Missy继续装作听不见的样子。

 

“或者,我可以带你出去转转。”

 

琴声戛然而止,不得不承认,这句话完全没在她的意料之中。“我们可以出去散散步,或者在太空中飘着,我猜你肯定很想念那里。”

 

“我的芒果碎冰在哪了?”

 

好像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变化,宇宙,太空,还有这个无聊又愚蠢的地球,以及那些像病菌一样散播在宇宙各地的人类,好像不管怎么破坏,他们都能卷土重来。这本书对于Missy来说并没什么新鲜感,很正常,它就是一本儿童读物。那个叫嫫嫫的小姑娘倒是有一点可爱,除此之外就没什么感想了,而且这个靠让人类把所有精力放在工作上让他们筋疲力竭的死去的毁灭世界的想法还算有点新意,但太不刺激了。实施者们,就是那些叫灰先生的家伙都长着猪一般的大脑,全体智商下线!被一个小姑娘打败了也敢好意思称自己是反派?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呢,这样反倒会轻松得多,还能稍稍刺激点。

“这本书无聊死了。”Missy冲天花板翻个白眼,把书合上扔到一旁后拿起之前没吃完的一块披萨继续开始啃起来“我可不是小孩!而且你说的,这是本趣的故事,恐怕我要重新定义一下你口中‘有趣’的含义了。”

“我喜欢这个故事,难道你不觉得很有意义么?虽然是童话,可大人同样也可以看,还有...”Doctor赶紧把桌上那本紧贴着披萨盒的书拿起来,生怕她不小心把食物碎渣掉在上面,“谢谢你的提醒,Missy,我是说僧侣的事,不过最后Bill没有死,所以说,任何事情都能用除杀戮之外的办法解决。”

“哦,你知道我很乐意帮你,只不过这件本可以庆祝一番的趣事被你说的又无聊了几分。”Missy轻声答道,同时收掉刚才优雅的吃相大口狠咬一口披萨,面无表情的嚼着,并把视线移到窗的一边——这个世界越来越无趣了。

“瞧,你很失望,因为Bill没有死,不过我一直想让你用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Missy,你的杀戮性格已经扎根,导致很多美好的事情你都没有享受到,Bill还活着,她是个很棒的姑娘,说不定某天我们还能一起去旅行我是说,如果你有改变的话。”

“为什么就不能是你和我——”Missy转头看向Doctor,但意料之中的发现他的肌肤变得比想象中的更松弛了些,还有那头蓬松柔顺似是小狗毛一样的白发更长了些,之前他说过自己瞎了,虽然现在恢复了视力,可他究竟是做了什么才换来的这些?“你还好吗?”

 

他们对视了将近五秒,Doctor始终保持眉毛竖立的凶巴巴的样子看着Missy,不知道的以为Missy做了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令他气愤不已。实际上他只是单纯的眉形很凶而已,当然,他的确瞪了Missy一眼,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的样子。他不想去想接下来自己会发生什么,那样只会阻碍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阻碍自己的信念。他沉默着擦去脑海中那些“我没事”,“你想多了”等自欺欺人的话并迅速恢复只属于Doctor的活力——恨不得蹦跶地跳起来跑到保险库的欢快小老头形象:“跟我来,Missy,Tardis就在门口,趁Nado没来我们赶紧溜出去!”

 

Doctor说带她出去转转是真的——

这是Missy自从重生之后第一次进Tardis,不得不说,装修好了很多,看来他的品味的确提升了不少,而且操控台上也没有锤子了。真不知道他以前怎么想的,拿锤子就能砸好故障的话那要那么多操控按钮和程序干什么,还总跟地球人炫耀自己的Tardis——动不动就喊着“sexy!”“You’re so hot!”对它以示爱意,然而他连最基础的爱护它都不会。

她喜欢蓝色,不过喜欢程度可能会比紫色红色来说要少一些。但这很适合他——Doctor就像一抹行走的忧郁的蓝,一个人驾驶这蓝色的盒子到处躲藏,从不停下脚步,也不会回头看,因为那样只能让他的脸变得更阴沉。她绕着操控台环顾一圈,但并没有要去触摸什么的意思,只是饶有兴致地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口一直暗中盯着他的Doctor,“我猜我并没有可选择的权利所以...我们去哪里?”

或许把她关在Tardis里也不是行不通,只要给她上生物识别就好,这样也不担心她可以偷跑出去,或许这真是个一举两得的主意!“咳,我们说好的,散步,并且为了人类安全,还是去人不多的地方比较好。”Doctor连忙快走两步到操控台进行一番搜索,Missy正开心地绕着操控台转圈,目前对他来说,只要可以离开保险库,去哪里她都乐意“我亲爱的Doctor,你知道我很乐意当你的同伴。”

搜索到猎户座星系中恰好有一颗即将诞生的超新星,确定好坐标之后Doctor迅速拉起闸门,呼哧呼哧的专属于Tardis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声音他一直觉得是专属于Tardis特有的声音,直到Bill忍不住调侃这听起来好像之前她路过工地时,施工现场里不知道是什么机器发出的噪音。“尽管这难以抗拒,但Missy,前提是你必须有所改变。” 

 

红巨星的核心在崩塌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冲击波迅速扩散到四面八方,连站在安全距离的之外的Tardis也被冲击波震得轻微晃动几下。Doctor微微侧过头,忍不住去瞄倚在Tardis另一侧的人——大多数人类在长时间面对宇宙自然景观时双眼都会不经意的变得深邃,双眼看上去十分迷离。其实就像相机稍稍调动一点焦距,使得原本的清晰度稍微朦胧一些,一方面缓解了眼部疲劳,另一方面,朦胧也是另一种奇特的美,时间领主也会这样。他还是很享受和Missy在一起的时光,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有种时间被放慢的错觉,但在眼下,时间已经不代表什么了。

Missy现在脑子空荡荡的,好像在发生爆炸之前红巨星的核心不断转动吸收能量时也把她的思绪都收走了。那些红色波纹非常耀眼迷离,就像Time Lord学校外的那片红色草地一样。她记得那个小酒吧,那里的顾客大多都是外星人。在她还是他的时候,每当他们跑去那里时他都会点一杯黄油啤酒,而Doctor会点烈焰威士忌。Doctor从小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人,拒绝参军,进了学院也不好好学习,还从来不把学校和无聊的Time Lord们放在眼里——其实那是她一直向往的形象,特别,而他只是学习成绩优秀而已。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而且在漫长的时间当中,见多了新鲜事物,经历多了生死挣扎后,一切都会变得索然无味,而朋友,像Doctor这种灵魂伴侣对她来说已经算是生命中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趣并不失乏味的人。然而他们现在就像是两个相距几十亿万光年的星系,曾经它们离得很近很近,可是有两股相反方向的引力分别吸住了它们,日积月累,它们也离得越来越远,直到今天,那片曾经璀璨迷人的星空只剩下无尽的黑暗。她已经很努力的在往他的方向赶了。

这是她第一次想变成个好人——再不去转身去追Doctor,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其实她的每一丝变化Doctor都注意到了。她也在很努力的转变,这是非常好的前兆,不过眼下他要是表现出太友好的样子,就怕她会得意的就不会再继续努力了。她一直都是他的朋友,最重要的灵魂伴侣,这点从未改变,只是失望过太多次,就不敢再去设想“如果她变好了....”这种画面,不切实际。The Master,这个唯恐宇宙不乱的站在邪恶巅峰的时间领主是极其危险的,就算她现在真的变好了,谁能保证这不是她计划什么邪恶事件的开场前戏?他默默看着Missy的眼睛,把她眼中的具有丰富个人情感的神情尽收眼底,但同时也不断究竟是不是她装的。危险总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闯入他的生活,而他总是难以抗拒,尤其是Missy......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4)
©随便洗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