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 市 女 子 ♡ 梨

Newtina,Twissy,职业追捧小姐姐

Intouchables【三】

平行世界乱入梗

主Newtina

反正不是甜的x

【一】 【二】 【三】

----------------------------------------------------------------------------

       深夜时分,斯卡曼德庄园倒是出奇的安静,就连神奇动物们没有制造出任何大的声响,或许也是因为大多数神奇动物都在纽特的箱子里,家中仅剩一窝猫狸子的缘故。几个小时前还下了场雨,雨量不大雷声倒震得屋子直颤抖。阵雨总是来去匆匆,很快圆月周围便挂满了星辰。莉塔想试着睡一觉,可不到半个多小时就被噩梦吓得浸湿了衣衫。她梦见纽特目光空洞地盯着自己,她试着叫唤他,可怎么撕扯声带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她哭喊着奔跑着,直到筋疲力竭的停下脚步,眼看着纽特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她站在窗前点燃了一根烟,借着洒下来的月光她还能看到周围灰蓝色的烟雾——至少周围不空荡荡的。被格林德沃囚禁的日子很艰难,但至少还有希望:只要她还活着,纽特就会想尽办法救她出来。而现在她回家了,她却没有依靠了。厚厚的水泥墙透出来的凉气令她浑身不自在,面对纽特父母和忒休斯目光中折射出对她的极其反感憎恶态度也让她越来越不舒服,这或许意味着她该离开这里了。

 

       针对纽特和蒂娜失踪的事情忒修斯在魔法部和高层们开了一整天的会议想对策,可最终毫无头绪。回到家中已经筋疲力尽,客厅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有些凉飕飕的阴冷的风,只好无奈地点燃壁炉中的木头。他又倒了一大杯威士忌并猛地全喝掉——该死的!他从没像现在这样无助过,这次的敌人不是黑魔法,不是格林德沃,而是整个宇宙自然规律,他要如何才能把他弟弟平安带回家?

       "别躲在角落里,趁我没发火之前你最好出来"忒修斯冷冷的开口道,早在他刚打开院门时余光就看到莉塔倚着窗子往下看。天是很黑,但也不至于连个人都看不见。

       "看来会议进展的很不顺利,纽特……他还有希望吗?"莉塔的语气倒是出奇的柔软,其实她的声线可以软的像棉花糖,只不过她总爱摆出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忒修斯很反感她这种女人。他本想借着莉塔撒口气——臭骂一顿,或者指责她其他地方,可忽然间他竟也有点于心不忍——他们都是失去亲人的人,何必对彼此那么刻薄呢,"抱歉……"抱歉,他救不了纽特。

       其实莉塔心中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只是她的幻想总会浮现出来:纽特破旧的箱子赫然出现在她面前,随后扣子嘎吱嘎吱地动了几下,接着"啪"地一声,箱子的扣开了,蓬头垢面的纽特打开箱子并探头,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看着你,到最后,那张满脸雀斑的青涩的脸嘴角微微开始上扬,就像雨后的彩虹缓缓划过天空一样清爽阳光……

       "晚上的时候奎妮派猫头鹰寄来了一封信"莉塔快速吸吸鼻子并冲天花板眨巴眨巴眼睛不让眼泪流出,并上前一步把手里的信立在那瓶威士忌瓶前,"或许从他们身上能找到一线希望。"

       忒修斯快速打开那封信,信中的奎妮只是简单提到纽特和蒂娜已经回到伦敦,现暂住在蒂娜的公寓,但他们是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想明天来找他寻求回去的帮助。

     "梅林的胡子!"忒修斯惊地站起来,忽然一切仿佛都有了希望,虽然他现在该不知道到底该如何行事,但要是能把他们送回去就一定能把自己弟弟救回来。

       蒂娜本想第二天一早和纽特一起去斯卡曼德庄园去拜访一下这个世界的忒休斯,想看看他能不能帮到他们,谁曾想天还没亮就收到了忒休斯寄来的信,约他们一起到神秘事务司。“哦,这看来你们很有希望,但愿事情能像我想的那样顺利发展。”奎妮欢快的挥动起魔杖做了雅各布新发明的甜点,“或许早上吃甜食容易腻,但我真的很想让你尝尝,蒂尼,我还特地调了两杯英式早茶。”

 

       无论到哪个世界,奎妮都是最贴心善良最照顾自己的那个。蒂娜路过门口的时候敲了敲地上的箱子,“你哥...忒休斯让我们去神秘事务司,或许事情有进展了!”

 

       来到神秘事务司时蒂娜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一种说不出的不祥的预感在她脑海中盘旋,可到底哪里不对她自己也说不出。刚刚纽特的指关节无意迅速滑过一下,可她一点想躲开的意思都没有,还一直在想“他刚刚是要牵我的手吗?”

 

    “忒休斯,你们来了,上午好,斯卡曼德先生和戈恩斯坦恩小姐。”

 

    “邓不多先生?!”进到办公室的纽特愣了一下,蒂娜看到旁边站着的是格雷夫斯也惊讶的睁大眼睛愣了好久,纽特顺着格雷夫斯平静的目光回头发现蒂娜正在与他对视,奇怪的是他的脸颊倒是有些微微泛红,难不成...难不成蒂娜喜欢格雷夫斯?!

 

     “看上去十分熟悉,实际却都是陌生人,这种感觉总会给人带来无法形容的微妙和有趣,很高兴见到你,斯卡曼德先生。”

 

     “首先,你们要先看看这个,”魔法部部长清清嗓子并点了点桌上那份旧报纸,纽特下意识回过头瞄一眼拿起报纸蒂娜,她现在回过神了,可脸颊还是那么红,恐怕她已经暗恋格雷夫斯很多年了,在她的世界中格雷夫斯死之前就已经——

 

     “有开启平行世界的咒语?”蒂娜震惊的抬起头,纽特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只好往对方身边凑凑去看报纸,蒂娜伸手指了指报纸内页右下角一个最后一个版块,“曾经有人说自己是平行世界来的,那他发明了那个咒语后呢?他回去了吗?”

 

     “我们不无从得知,戈恩斯坦恩小姐,”魔法部部长无奈的叹口气,“他消失了。”

 

    “自从他公开说明这件事后,他就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哪了。”邓布利多补充道。

 

    “那道咒语呢?”蒂娜还是觉得这有些难以置信。

 

   “就在这儿,我是说,它被锁在神秘事务司了。”部长停顿片刻后又迅速摇摇头,好像是在否决什么。

 

     “这个咒语极其危险,孩子们,你无法确认等待你们的究竟是自己的家,还是其他地方,一切都是未知,你们必须要知道自己所承担的风险,最终的选择权还在你们手上。”邓布利多的严肃认真让纽特感到有些紧张,但这恐怕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这真是太荒谬了!”忒休斯气的拍桌起身愤然离席,他们说有办法,结果最后却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不靠谱的魔咒上!

 

    “或许值得一试,”蒂娜快速扫视一下眼前,看到格雷夫斯的侧脸时心还是“咯噔”一下,“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强。”

 

    “首先你们得回到最开始出现的地方,找到带你们来的’大门’再施咒。”格雷夫斯示意让蒂娜翻页,第二页还有一小部分简要叙述了开启平行世界大门的方法,“’大门’?”

 

    “不然咒语是无效的。”格雷夫斯摇摇头。

 

       纽特无意间发现蒂娜眉头紧锁着,他们虽然没有详细聊过各自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就像场灾难,大家都想尽量避免聊到这些,但她是告诉过自己,她一眨眼的功夫就身临火灾之中了。难不成要重新制造出那场火灾她才能回去?当他们对上视线时纽特顿时恍然大悟,事情果真是他所想的那样,蒂娜可能回不去了。

 

 

       当公寓门锁“嘎吱”一声响起的时候奎妮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或许是既兴奋又紧张,。仁慈的刘易斯,希望他们带回来的是好消息。可当纽特和蒂娜进门的时候,她最先读到的是蒂娜内心的失落和无助,“蒂尼,你还好吗?”奎妮望着正转身走到窗前的细瘦的背影,阳光恰好是从蒂娜斜上方打下来的,这反倒把她的身体照的有些暗,至少在她的角度看是这样的,仿佛风一吹她就要倒了一样。“不管怎样都有我在,蒂尼,你不用担心。”奎妮人走过去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要不是身高原因恐怕她早就把蒂娜搂紧怀里让她靠一靠了,她现在最需要这个。

 

       其实纽特一刻都没停止担忧过,也不知道究竟该做些什么才能让她心情好点。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自私鬼,尽管相处的时间没有多久,可现在要抛下蒂娜回家过幸福生活的话,他竟然有了一丝犹豫——他在乎她,甚至曾经他有想过和这个蒂娜一起生活,当然前提是走不了的话。

 

       蒂娜一直不是因为他的离开而难过,而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妹妹,现在所处的世界简直美好的像个意外,不用担心被格林德沃手下暗算,不用担心被麻鸡发现巫师身份,这已经再安定不过了。

 

     “我相信会有办法的,蒂尼,倘若我的姐姐去了你的世界,她一定会和那里的奎妮见面的,说不定照顾我姐姐的还是那里的,奎妮,哦...我的意思是,不管到哪我们都是姐妹啊,亲爱的姐姐。”奎妮像安抚小孩子一样笑着一边抱着蒂娜一边在她肩膀处轻声细语,像在说悄悄话一样。奎妮并没有施什么魔法,不过蒂娜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甚至刚刚一下子没忍住被奎妮逗得笑了一下。

 

       奎妮觉得远离纽特对蒂娜的伤害更少一些,只跟他们相处一天时间就发现纽特的行为举止极其暧昧,这说不上是故意为之,但他有时候总是分不清自己的妻子不是现在的蒂娜,只有当他意识到了这点后才能收敛一些。好像纽特们总是摇摆不定的,原来的纽特是对莉塔和蒂娜,现在的纽特恐怕可以爱上所有蒂娜。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得蒂娜浑身一颤,纽特开门后竟然发现是莉塔,顿时语无伦次。

 

     “我有那么吓人么?放心,我不会缠着你不放,你不是要走了么?”莉塔俏皮地笑了笑,随后侧过身灵巧地迈进屋子里,“哇,这里比我想象的要温馨许多,啊,不好意思,没打扰到你们吧?”

 

     “你来这儿干什么?”奎妮见到是不速之客语气立即冷了下来,“你知道蒂娜已经消”

 

     “别读我心,这位小姐,这样你叫人家都没话说了,”莉塔好奇地绕着纽特转了一圈,不得不说,如果要不是她亲眼看见纽特在自己眼前消失,除非当面用吐真剂,否则她才不信这两个人的话。她忍不住凑近闻了闻纽特衣领,他肌肤中散发出的男性荷尔蒙这是她一直怀念的味道,“这太奇怪了,你们真是...一模一样。”

 

      “莉...莉塔,”纽特尴尬地身体稍稍后仰一些,他已经没和莉塔见面很多年了,而且他早已结婚,和她这么近距离接触总是有些不太好。

 

     “别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莉塔再次挂起调皮的笑容继而转身走到蒂娜面前,“我是来找你的。”

 

       纽特吓得瞪大眼睛,甚至他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幻听了?“她...莉塔为什么会找蒂娜?”纽特看奎妮往这边走时也上前两步,并故意把嗓音拉低,莉塔和蒂娜本身彼此关系就紧张,况且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能说什么?

 

     “她用了大脑封闭术,看来是真的很排斥我。”奎妮无辜的耸耸肩,同时情不自禁地去听他们之间的谈话,其实也不算是偷听,毕竟这与生俱来的能力她也无法控制啊。

 

     “仁慈的刘易斯啊...”奎妮一脸惊讶地微微张开嘴巴,同时垂眸微微侧头更加专注地听着,真不敢相信他们会只谈这个。

 

    “他们说了什么?”纽特更好奇地往奎妮身边凑一点。

 

    “唔...”奎妮尴尬地看向纽特,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随后只听莉塔烦躁地喊了一句“该死的!”直接幻影移形消失在屋子里。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奎妮对着蒂娜小声地嘟囔一句,她只是担心莉塔,所有人都知道莉塔最反感的人就是她姐姐了。

 

       蒂娜也无法对奎妮说些指责的话,不过这次的谈话倒很让她意外,而且她觉得众人口中阴险惹人烦的莉塔其实也没有那么坏,她能感觉得到,刚刚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从她的眼睛中就能看出来,而且刚刚她们一直都在四目相对,莉塔一点小动作,甚至眼神不安地微闪过都没有。

 

       奎妮和蒂娜一样惊讶,但蒂娜相信很理所当然,他们没接触过,一个人的本性可不是说变就变的,不然她刚刚为什么要施大脑封闭术?

 

       忒休斯和奎妮坚持要跟着去挪威送纽特离开。纽特答应他们,如果回去找到这个世界的纽特或蒂娜的话,一定会想尽办法把他送回来。蒂娜也坚持要送他离开,毕竟他们曾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她一直都很为他能成功回家感到开心。或许她应该看开点,毕竟最开始她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是突然又有了希望,她又把期待都寄托在这一点上,所以情绪才会这么起伏不定,或许应该重新抬起头,勇敢面对眼前的一切才对,毕竟人是不能永远活在过去的。

 

       挪威一直都是仙境般的存在,倘若这里没有在打仗的话,他们都想留在这儿多呆些日子,享受大自然的宁静。英国也有一些美丽的森林,但和这里还有一定区别,可能是地貌不同的缘故。回到村子后倒很意外的听到尼奥祖父去世的消息,就在他们走之后的晚上,梦魇带走了他的灵魂,可怜的尼奥现在只能暂住在邻居家,这是个心善的人家,只是女主人十分吝啬,口音中的乡土气息令人听了就很反感。尼奥看到蒂娜和纽特回来的时候几乎是哭着跑过去的,在他的记忆中,这两个人虽然与他相处的时间不长,但除了祖父之外恐怕就只有他们对他最好了。蒂娜忍不住鼻子一酸,竟突然冒出了想带他一起生活的想法。

 

     “他是个有魔法天赋的孩子,恐怕把他留在这里确实有些不太合适,更何况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亲人了。”奎妮走到尼奥身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帮他擦拭掉脸颊的泪痕,她第一次见到这孩子就有些喜欢上他了。

 

   

       纽特坚持要自己一个人走,他觉得这个离别太过悲壮,还有蒂娜,他甚至都无法直视她的眼睛,鉴于之前自己的那些心态和对她的行为,他为自己感到羞愧。忒休斯默默看着纽特走进树林,他胸口有一丝隐隐的酸涩,接下来恐怕会是漫长艰难的等待,要等多久?三天?一个月?还是一年?还是永远也等不到?

 

 

       几分钟后,森林中闪过一道强烈的蓝白色的光,几秒后光线渐渐开始越来越弱,直到消失不见。忒休斯等人在村子里等了三天,这三天他几乎每天都会去林子里转转,有几棵已经烧焦折断的树干歪倒在地上,估计这里是纽特离开的地方。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到自己的世界,希望他已经回家了,蒂娜是个不错的姑娘,他们在路上的时候那个纽特还偷偷问过他自己的弟弟为什么会娶了莉塔,他也不知如何答复才好,自己弟弟...他早就不懂他了,同是一个人,一个年纪,怎么人家就很成熟,而自己弟弟还像个少不经事的孩子一样。

 

       可不管怎样他都是自己的弟弟啊,照顾好弟弟是他的责任,而且神奇动物们还需要他保护,父母也不能没有他这个儿子,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纽特斯卡曼德。

 

       三天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改变。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8)
热度(3)
©都 市 女 子 ♡ 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