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 市 女 子 ♡ 梨

Newtina,Twissy,职业追捧小姐姐

Intouchables【二】

      
平行世界梗

Newtina向


【一】 【二】 【三】

——————————————————————————————   

        又一批年轻壮硕的小伙子即将奔赴战场。那里就是一个冷酷无情嗜血成性的恶魔居住地,需要鲜活的肉体来不断献祭。活着回来的都算是幸运儿,尼奥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曾经祖父是这么想的,直到在某天夜里儿子被噩梦惊醒后对着他妻子的头就是一枪,想都没想又对自己下巴开了一枪后他才恍然大悟:那些所谓的幸运儿,只是是侥幸没有被肉体摧残而已,他们的灵魂,早在踏入战场的那一刻被恶魔吞噬掉了:“他们就是去送死!”

        复原咒虽然能把他们的家复原,可这个村子的家庭大多数已经不再完整——魔法并不能把死者复活,填补人们内心深处的空洞。蒂娜有点想奎妮了,她的世界的奎妮,可又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要是她有喜欢的人就好了,那样的话恐怕现在已经结婚了,就算没有自己的陪伴,她至少还有别的亲人。周围的姑娘们都在和心上人们吻别,明明是他们在经历离别,可她脸上的泪却不比送行的姑娘们少,这让站在一旁的纽特很想走过去抱抱她。蒂娜也感觉到有个温柔又炙热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不过她正尽力去忽视掉——他的确很贴心负责,尽管第一印象并不好。

        回酒馆的路上纽特时不时会跨大步子到蒂娜身边。蒂娜发现纽特右脚外轮廓的那条已经黄的发白的泥印在昨晚就被她发现了,但看上去绝不是昨天弄上的,要更久一点。但她只是默默在心里念了句"你的鞋子该清理一下了"也没有开口。她的余光清楚地有看到纽特的头微微朝这边转了点,比自己唇色还要浅的嘴巴微微张开却没有吐出一个字,直到酒馆门口她都没有等到对方的一句话。

        "我想我们应该回英国,"斟酌再三后纽特终于开口,只是长时间没有说话令他的嗓音变得喑哑低沉,他尴尬地放低声音轻咳了一声,"我的意思是,这里离英国很近,如果我们现在走,估计明天就到了。"他忍不住抬起头看一眼对方,又迅速把视线移到对方面前的那杯装了半杯伏特加的透明杯口上——他一直尽量避免与蒂娜眼神交流,看到她时就很容易代入成是自己妻子,这对她很不公平,也很没有礼貌。"倘若这个世界的'我'还在的话,或许我们可以找他帮忙,想办法回去什么的。"

        "太奇怪了,"蒂娜抬手把杯中的高浓度酒精一饮而尽,喉间到胃底部被液体滑过的地方都在发热,像是被灼烧一样,但这热度逐渐扩散后又变得十分温暖,反倒让她舒服不少。"如果奏效的话可以试试,但恐怕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她忍不住摆手又要了一杯伏特加,白天喝这么烈的酒可不是什么好事,那些曾经被她抓过无数次的颓废黑巫师们也喜欢不分昼夜用酒精麻痹自己,可现在她的状况又能好到哪去呢?目前除了喝酒之外她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头绪。

        "嘿,我们会成功的"蒂娜看似惊讶的表情对他来说并不意外,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能把这句谎言说的十分有底气,甚至他竟然主动抬起半垂着的眼皮与她对视,直到对方视线逐渐向下滑动,他也跟着对方的视线转移到桌子上,这才发现他的手刚好握住了对方拿着酒杯的手:"抱歉……"他停格了半天才意识到该收回手,"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

        挪威到英国并不远,第二天正午就到了伦敦。这个城市与纽特记忆中几乎没有什么差别,于是他很自然地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乡——早在一入境开始他就变得斗志昂扬的,仿佛一切都有了希望。他甚至主动邀请蒂娜跟他去其他地方转转,"就当作是一次旅行吧。"他甚至不知道蒂娜有没有来过就说了这些,不过这里除了阴雨天比较多之外也蛮不错的。蒂娜有些担心这个计划会行不通,即便有人肯帮他们,可怎么回去也是个问题:如何才能再次开启那道"大门",开启那道"门"后又如何才能确保另一端是自己的世界,巫师和人类的文明都没有达到这一程度,可能她这辈子也等不到那一天了。

        "嘿!你看!"纽特指了指一家蛋糕店的玻璃橱窗,刚出火车站没多远就看到橱窗后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神奇动物形状的面包,估计这是雅各布开的店。不过在他的世界中,雅各布倒是把店铺摆设在了伦敦市中心街拐角处,离这里还有一段路程。蒂娜顺着对方指的方向转身往回走几步,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睁大眼睛微微弯腰观察着每个面包,甚至无意识地伸出食指轻放在橱窗玻璃上——毒角兽面包可爱得真想伸手戳一戳。

        忽然屋子里传来一连串的物品掉在地上和几个女人的尖叫,听上去很像抢劫现场,只是阳光折射到玻璃上令蒂娜很难看到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只好以最快的速度跑进面包店,她甚至准备好解决麻烦后再清掉所有目击者记忆的准备,她实在是太擅长这些了!

        奎妮没有管刚从手里掉落的东西,也没有理被吓到的顾客便直接冲了出来直接扑过去抱住正要进屋的蒂娜——天呐,她好像又瘦了!"谢天谢地,蒂尼你终于回来了,他们都说你消失了,可你那么强大,怎么会就……"好像哪里不对,蒂娜刚刚头脑中闪过了几个片段都十分陌生,甚至她还在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再英国……

        "怎么会……"奎妮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并抬起头再次观察自己姐姐的脸——这张脸是绝对不会出错的,可她的经历,她的生活和她记忆中的自己却和现实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会这样?"

        她是蒂娜,可她不是自己姐姐。

        "奎妮……"蒂娜无心仔细观察她这条藏蓝色裙子的细节,只是整体来看,配在她身上穿真是美极了。她们对视时蒂娜思绪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这不是奎妮一直在摄神取念的缘故,只是看到对方这双伶俐动人的眼眸后竟然会有一丝安心,许久的思念在这时全部化成她眼眶中透明的液体,和她刚刚叫出的那个名字中散发出来了。

        只是奎妮有些慌张,她想破脑子也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明明站在自己眼前的就是蒂娜,可她自己姐姐呢?真正属于这个世界的蒂娜哪去了?"不……"她的心跳不经意间又快了不少,这已经完全超出她的承受范围内了,她想静一静,可直到她转身回店铺并直径往厨房跑想去货仓隔间冷静一下却发现后厨的工作人员全都在惊讶的注视着她,太多"老板娘怎么了?""发生什么了?"的疑问让她的头整整大了一圈——看在仁慈的刘易斯份上,饶了她吧!

        "嘿……"雅各布倒是头一回看到妻子如此反常,等他探头发现门口站着的蒂娜正强忍住泪水,纽特还在一旁小声安慰时不禁吓一跳:蒂娜回来了!诶怎么,他们俩怎么搞一起去了?他见到这场景不禁也有点震惊,随后便明白为什么奎妮会这么反常了:纽特这小子可真有心机!

        "嘿,亲爱的……"雅各布找到了蜷缩在角落里小声哭泣的奎妮,天呐,她哭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嘿,亲爱的"奎妮迅速擦了擦眼泪表示自己很好,"哦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亲爱的丈夫,纽特可不是那种喜欢使心机的人,"她刚刚在摄神取念蒂娜时同样也听到纽特的心声,很明显他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中纽特可是娶了他初恋女友,而他在心里对蒂娜的保护欲十分强,而且脑子里时不时总是想走过去牵住蒂娜的手,做一些丈夫保护妻子的行为。

        他们的处境更糟糕些!奎妮迅速挣开雅各布的怀抱并又冲了出来,碰巧纽特正打算带蒂娜离开"等一下!"奎妮迅速快走两步到蒂娜面前,"抱歉……刚刚我不是有意的"

        蒂娜当然明白,可她又能怪罪她什么呢,"只是……非常开心能见到你"

        奎妮带着蒂娜来到自己姐姐的公寓里,她们都喜欢简洁舒适的装修风格,甚至蒂娜现在穿着的纯白色衬衫,她姐姐的衣柜里也有件一模一样的,"这么说来,蒂娜,咳,我是说这个世界的蒂娜也跟着消失了?"纽特忍不住问了一句。

        "还有纽特,他们去偷袭格林德沃监狱时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忒修斯亲眼看见你…我是说,这个世界的纽特不见的。还有,斯卡曼德先生,我想你应该回家住,至少去见见忒修斯也好,他这段日子变得很憔悴"其实纽特是想住在这里的,不过奎妮觉得一个有妇之夫和单身女性住在一起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我会的,只是……"

        "我很好,没事的"蒂娜抢先答道,总被担心的感觉她并不是很喜欢,至少在这点上,纽特有些担心过头了,尽管他的出发点来看是好的。

        "她不喜欢你这样,这个蒂尼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很多倍。"奎妮路过纽特身边小声提醒道。

        "但我会陪你去找你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们得互相帮助不是么?"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8)
©都 市 女 子 ♡ 梨 | Powered by LOFTER